青日

九天(全员现背/悬疑/丧尸/逃亡)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真人!

大虐预警!玻璃心慎入!BE!


Day 2

六月是首尔城白昼最长的一个月,清晨五点多钟,阳光已斜穿过纱窗,无声无息地披在了人们的身上。

 

温暖的早晨,最适合来一杯不温不凉的牛奶,就着清爽的空气迎来全新的一天。然而,这座城市里唯一有能力如此做的人们,却并没有这个闲情逸致。

 

经历一晚上的门窗紧闭,房间里已充满了人类呼出的废气,昨天那场战斗残留在地面上的血渍与脓液,在夏季闷热的气温中发酵,散发出一股股腐烂的气味。

 

金珉锡推开卧室的门,被扑面而来的刺鼻气味冲得皱了皱眉。在过往的采访中,他一直是弟弟们公认的起床最早者,生物钟准时在六点整将他叫醒,这个时段是人类一天中意识最清醒的时间,他打算好好思考一下将来的问题。揉着脖子正往客厅走,却意外地听见了以往这个时候打雷都吵不醒的弟弟们喧闹的讨论声。

 

客厅没有开灯,两片窗帘中间不知被谁拉开了条缝,透进一道几十厘米宽的光带,依稀可见光影中漂浮的灰尘。躁动的情绪分子四下弥漫。

 

金钟大冲金珉锡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他坐下。落座后,金珉锡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起得最晚的一个,早在他醒来之前,弟弟们已在这儿不知讨论了多久。

 

关于起床这件事情,金珉锡其实只猜对了一半。刚刚过去的这一晚,有人不堪疲惫昏昏入睡,有人则心有戚戚焉夜不成眠。那些醒着的人们试图理清一切,却不过是困兽之斗。如今的处境,大家既不知前因,亦不晓后果。首尔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何被送来这里?接下来将会怎样?没有人知道答案。

 

太阳愈爬愈高,离这栋房子被摧毁的时间也愈来愈近。屋内的讨论渐渐地转向了出门后是否分队的问题。

 

“总之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回家看看的。”朴灿烈语气坚定地说道。同样家在首尔的金钟仁闻言默默点了点头。

 

“可你们不是没见到昨天那个怪物的攻击性,如果今天出去碰上一群,单凭你们几个怎么打得过?”都暻秀反驳道。

 

“我也觉得还是不要分开比较好,”张艺兴附和道,说完担心地看了一眼从刚才开始就眉头紧锁,双手抱臂似在思考的边伯贤,“伯贤他的脸色很差。”

 

听见自己的名字,边伯贤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忙解释道:“我没事,不用管我。”

 

一番争执的结果是,灿烈、世勋、钟仁、俊勉一队,开车回各自的家中看看,路上顺便观察首尔城的情况;剩下的五人一队,往公司的方向步行,并沿路寻找新的休憩处。

 

一行人各自拿了几把斧头和菜刀,以及一些面包和压缩饼干,在宿舍楼下告别。金钟大冲着绝尘而去的汽车一声“路上小心”还没喊完,就被金珉锡捂住了嘴:“你可小点声吧!”

 

简单几个字,顿时把沉浸于惜别情绪的四个人打回了原形,昨晚恐怖的回忆再度被唤醒,他们终于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绝望的世界。

 

“我也好想回家看看啊。”金钟大喃喃道。

 

“行了,我们这些家不在首尔的,就祈祷这病毒不要扩散出去就好。”金珉锡安慰般地冲张艺兴笑笑,意思是他在中国的家人很可能还是安全的。

 

张艺兴抿了抿唇,心里清楚当下的情况不容许他说任何可能会伤害到其他人的话语,便只是感激地看了眼金珉锡,不再置一词。

 


9:45

乘车队的第一站是离宿舍最近的灿烈妈妈的店。奇怪的是,开往店里的路上连一只丧尸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过,整个首尔仿佛成了一座弃城。

 

越靠近目的地,朴灿烈的心里越升起一种无由来的恐慌感,好容易看见了VIVAPOLO的招牌,他将车熄火,打开车门就往店里冲去。金俊勉跟在后面小声喊道:“你小心点。”

 

餐厅一片整洁,干净的餐桌与柜台,就像今天早上还被人打扫过的一样,当然,这是在忽略墙壁上那一长条刺眼的绿色粘液的前提下。

 

朴灿烈握紧了手中的斧头,顺着粘液的方向走进了厨房。水池里摆着几叠残留有油渍的餐盘,平底锅稳稳当当地挂在墙壁上,切菜的砧板小半截悬出了柜台,顺着边角滴滴答答地往下落着水珠。

 

穿过一排高高的柜台,朴灿烈看见了一个弯腰耸动着的背影。那严重变色的皮肤很明显已经丧失了人类的特征,朴灿烈不准备和它硬碰硬,四下扫一眼再无别人,转身打算离去,却不小心踩到了掉落在地上的汤匙。

 

不锈钢与瓷砖摩擦,发出尖锐的声响。朴灿烈心想完了,又是一场恶战。硬着头皮抬头望去,却是愣在了原地。

 

那个缓慢转过来的严重佝偻变色的丧尸身上穿着的,是几个月前他亲自买来送到店里,作为母亲节礼物的围裙。

 

“哐当——”斧头掉落,瓷砖上绽放出碎裂的花朵。

 

“……妈?……”朴灿烈浑身颤抖,克制不住地想作呕,在他看清那个不断走近的丧尸血肉模糊的脸颊时。

 

“妈?……我……我是灿烈啊!你不认得我了吗?……”朴灿烈感到有泪水从眼眶中崩落,大颗大颗决绝地脱出,一种连情绪都不待酝酿的生理反应。

 

金俊勉顺着粘液走近厨房,就看见在丧尸面前一动不动的朴灿烈,骂了句“我靠”,不由分说地硬生生把他拉出了房间。

 

“怎么了?”金俊勉才发现弟弟哭了,忙问道。

 

“……里面的那个……好像是我妈……”朴灿烈断断续续地说道,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恐惧、绝望、麻痹笼罩了他,毫不留情地夺去了他来这儿之前怀抱的最后一丝希望。

 

“不会吧?”金俊勉抬头正看见晃晃悠悠从厨房走出来的丧尸,虽说系着条女性围裙,但那模糊的长相却并不像自己记忆中灿烈母亲的模样。

 

“我觉得这不是你妈,”金俊勉道,“你看她的驼背,如果直起来个子恐怕要比你还高了,而且她是长发,如果没记错,你妈应该留的是短发吧?”

 

朴灿烈闻言努力让自己冷静,再仔细一看,面前的丧尸无论是身材、发型,都的确不像自己的母亲。大概是那条围裙给他的震撼太大,以至于没能注意到这些显而易见的地方。

 

“可它穿着我送给我妈的围裙。”冷静下来的朴灿烈心里虽不能确信,但已有九成把握,眼前的人大概不是自己的母亲。

 

“世界上一样的围裙多了去了,而且说不定你妈把围裙借给她用了呗,这都不重要,我们还是快走吧,”金俊勉正说着,瞥见门口的吴世勋和金钟仁,忙喊道,“不是叫你俩在车里等着吗,上来干嘛?”

 

吴世勋被队长突如其来的脾气吓了一跳,小声道:“我们看你们这么久没下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啊!”金俊勉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忙探出头查看楼下的情况。不知何时,楼下的汽车已被丧尸层层包围,楼梯间渐渐响起拥挤的嘶吼声。

 

两位忙内看到楼下的场景均是吓了一跳:“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这一会儿从哪冒出来这么多丧尸的?”

 

朴灿烈说道:“现在下是下不去了,总之先上天台吧。”说着开门把几只刚爬到二楼的丧尸从楼梯上踹了下去,带着其他人上到了天台,紧紧锁上了门。

 

“现在怎么办?”金钟仁望着楼下越来越多的丧尸们,不禁头皮发麻。

 

“还是必须把车夺回来。”金俊勉说道。

 

天台的门开始响起砰砰的撞击声。

 

“我们可以想办法到对面的楼顶,然后从那边的楼梯下来,趁丧尸们不注意开车就走。”朴灿烈建议道。

 

“可是怎样到对面去呢?”

 

金俊勉环顾天台,视线锁定在了架起的晾衣杆。仔细地辨别后,收起了两条尼龙质地的裤子:“我们从电线上过去。”

 

撞门声愈来愈响,朴灿烈在天台上搜索着一切能够堵住大门的东西。

 

“没时间犹豫了,还好这两栋房子间间隔不大,吊个十几下就能过去,”金俊勉说着把裤子分给了两位忙内,“你们把裤子套在手上,到了那边再给扔回来。”

 

虽然现在很不是时候,吴世勋成功到达对面楼顶后还是忍不住为这几个月来的健身成果小小地自豪了一把。

 

然而在扔回尼龙裤的时候,金钟仁的那条差了一点距离,挂在了电线上。

 

“你先走。”金俊勉把裤子递给朴灿烈,朴灿烈没有接过来。

 

“这个时候就别客气了,晚了我们俩都跑不掉。”金俊勉笑道。

 

“我上去把那条挂着的扔给你。”朴灿烈努力收起情绪,吊上了电线。承受着第三份重量的电线较刚才下拉的弧度又大了些。

 

朴灿烈离开天台的下一秒,大门被冲破,丧尸们一窝蜂地涌了出来。吊到电线的一半,朴灿烈努力抽出一只手,单手挂在电线上把裤子扔给了队长,体力的大量消耗使他的额头溢出颗颗汗珠,在阳光下反着光。

 

金俊勉接过裤子,没来得及套上就被大量的丧尸逼得赤手握住了电线,边吊起身边往手上套着裤子。

 

朴灿烈到达对楼,吴世勋和金钟仁伸手把他拉了上来,三人一起看向金俊勉。对面天台上探出身来的丧尸们不断地被后来的丧尸挤得掉下,落地砸出声声沉闷而稀烂的声响。

 

吊到半空中远离丧尸群的金俊勉感受到弟弟们担心的目光,抬头冲他们笑了笑:“我马上就……”

 

“到了”两字未出口,身后的天台上突然跳出了几只丧尸,其中一只咬住了金俊勉的小腿,疼得他大叫起来。

 

对面的三人均吓了一跳,朴灿烈忙套上裤子打算回去救人,短短几秒不到,丧尸们好像摸出了方法,纷纷跟着纵身跳出了天台,金俊勉的身上顿时挂住了三四只丧尸,随着一声惨叫,一齐坠落下去。

 

“啊!!!”吴世勋扒住楼顶的围栏,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俊勉哥!”金钟仁望着楼下的鲜血四溅,绝望地喊道。“我就草了!他娘的!”边把手中的斧子用力地砸向对楼,几只丧尸被砸中掉落。扔尽手中最后一把武器,痛苦地坐在了地上。

 

朴灿烈望着楼下呆立了三秒,脑中还是上一秒俊勉在电线上对自己微笑的模样。他突然发现,自从回到首尔,自己再没有比此刻更清醒地意识到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

 

怪物出现后努力安慰众人分配任务的俊勉哥,永远护在背后让自己小心的俊勉哥,把仅有的尼龙裤让给自己的俊勉哥……怎么可以就这么被吃掉?

 

俊勉哥不在,我就是哥哥。

 

朴灿烈逆光站在楼顶上,握紧了双拳,冲着一旁泣不成声的两位弟弟说道:“走,我们去把俊勉哥从那群怪物手里夺回来!”每一个字都仿佛从胸腔里迸发出,带着人类触底反击的决心和视死如归的坚毅。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