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荷兰傻】喜欢你

校园AU,刚入坑不久,ooc请多包涵,单纯就想看他俩谈恋爱~

 

1.


"I hate cats!"

 

斜靠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的少年蹙了蹙眉,深咖色的短发在额前胡乱的卷起,他坐起身,手指迅速地在屏幕上滑动。整个动作持续了五秒之后,放弃地停了下来。

 

让堂堂A大学生会会长Tom Holland在美好的周末心情崩溃的罪魁祸首,来自于今天突然刷屏了他的Facebook主页的公益项目:救救格鲁特。公益当然没有错,刷屏也是常有的事,唯一不对的,大概便是这个项目致力于救助的主角格鲁特——当然不是那只树精,这里的格鲁特是一只猫。

 

Tom讨厌猫,从小便是这样。也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觉得这种冷淡的动物让人不知如何相处。若真要和这只与他很喜欢的一位漫威角色同名的小猫比起来说的话,反倒是帖子被转发的同时频繁被提到的那个名字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Asa真的太有爱心了吧!希望格鲁特快点好起来哦~”

 

“不愧是我们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为Asa学长点赞!”

 

出于对小动物的同情,更多的是对这个"Asa"的好奇心,Tom决定点进帖子转发一下,顺便献点爱心。迅速地翻到帖子的底端,可以看到筹款的目标金额已经达到92%了。“这家伙的影响力不小嘛。”再往下翻,一张照片滑进了Tom的视线。

 

那是张从一个人的身侧俯拍的照片,少年穿着深蓝色的卫衣,双手把那只灰白的猫捧在胸前,照片上只能看见少年略泛苍白的侧脸,和几颗顽皮的小雀斑。然而真正让Tom屏住呼吸的,是少年的眼睛。

 

尽管有垂下的弯长睫毛的遮挡,少年眼瞳中的湖蓝色依旧如海一般摄住了Tom的心魄。他捧着手机不知愣了几秒,胸腔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无暇去管,手指小心翼翼地在屏幕上滑动,仿佛怕弄碎了什么。

 

“如果有志愿这个周末一起送格鲁特去市动物医院的同学,请联系我:020 7799 8854”

 

Tom盯着这个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会儿,长按拨通了出去。

 

 

2.

 

校园附近的星巴克外人来人往,有兴致盎然的顾客,亦有步履匆匆的市民,无数的人群持着无数的视线,而这些视线的落点,无一例外地在咖啡店橱窗前的那位客人身上停留了片刻。

 

这个世界上好看的人类有许多,有些人仅仅是五官端正,符合正常审美;有些人则是你一眼望去,先是心脏猛地一震,再油然而生起感动,最后甚至被涤荡了全身所有的感官,连呼吸着的空气都要清新了许多。

 

你或许觉得这个形容夸张,但Tom不得不承认,在他真正见到Asa的第一眼时,甚至生出了对他人类身份的怀疑。通常人们把这称为:“被上帝吻过的面容。”

 

一见钟情的后果便是结巴。当Tom一顿一顿地走近向着自己挥手的Asa,并听见对方自我介绍的声音之后,差一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T…T…Tom……Tom Holland."

 

“谢谢你愿意过来,真是帮了我大忙了。”Asa冲对方礼貌地微笑道。

 

一想到自己前来帮忙的动机,Tom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好在这三年的学生会会长没有白当,他很快地调整了状态,礼貌而谦虚地说道:“我也是正好有空。”

 

Asa在学校时便听说过Tom的名字,在他的印象中这类大人物对校园里的各种小协会往往是不屑一顾的,所以当他接到Tom的电话时,意外之余还有些许负担。不过真正见到Tom本人后,这种负担感竟渐渐淡去了。

 

“那我们现在去接格鲁特,我把它暂时安置在了朋友家,就在这附近。”Asa喝掉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道。

 

Tom点点头,想到什么之后说道:“话说我有个问题,之前在电话里没来得及问。”

 

“嗯?”

 

“为什么叫格鲁特啊?那只猫。”

 

Asa闻言笑了起来,眼中的湖面仿佛荡漾起星辰。“其实就是因为你想到的那个格鲁特,我希望它能像格鲁特一样,战胜这个疾病,重新恢复健康。

 

“原来是这样。”Tom短短地回了一句,却是移不开在对方身上的视线,微微勾起了嘴角。

 

 

3.

 

两人乘着巴士把猫送到了医院,付过需要的手术费,办理了各种手续,走出医院时已是夜幕低垂。一整天的相处下来,Tom发现Asa并不像他想象的一样完美,他也有讨厌的事情,也会整日不出门窝在家里打游戏,也会坐五站公交车到市区里只为了好吃的芒果布丁……这些不完美就像沾染了烟火气的天使,少了分疏离,多了点亲近。

 

“我坐47路,你呢?”Asa仔细地看了看公交站牌,说道。

 

“我也是。”

 

“好巧啊。我在桥南站下。”

 

“我也是。”Tom不假思索地说道。

 

“真的吗?你家住哪啊?”Asa好奇道。

 

“啊?呃……好吧,其实在桥南的后一站下,我想走点路回家,正好锻炼身体。”Tom抓了抓卷起的短发,语气中带了点心虚。

 

Asa歪了歪头:“你真的很爱运动诶,不像我,运动还不如让我背书什么的。”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喜好啊,而且你平时做的事情比我有意义多了!”Tom连忙说道,他不喜欢Asa否定自己。

 

“是嘛。”Asa同意道,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认真逗得忍俊不禁。

 

那天晚上的结尾,便是Tom像位专职保镖般地护送Asa到家门口之后,像脱弦的箭一般飞奔回了公交站台——其实他和Asa的家不仅不顺路,还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好容易坐了一个半小时公交,到家时已接近十一点了。蹑手蹑脚地打开门,终是被早已守在客厅的老妈劈头盖脸地教训了一顿。

 

 

4.

 

之后两周里,Asa经常同Tom一起在学校里发公益广告,或者泡图书馆里撰写宣传帖子。直到Jon和自己说那些话之前,Asa一直认为自己的大学生活比泰晤士的河面还要平淡无奇。

 

Jon是Asa的同桌,也是校学生会的老成员,那天他在校园路上看见和Asa一起派发动物保护广告的Tom,愣了好久都不敢上前打招呼。下午回到教室后,他便忙拉住Asa问起了他们相识的经过。

 

“你不知道Tom超级讨厌猫的吗?我今天看见他发猫咪的传单,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Jon语气夸张地说道,表情就像是亲眼见到了蜘蛛侠,还被邀请一起喝了一杯下午茶。

 

“我觉得他挺喜欢小动物的呀。”Asa皱起眉回忆道。

 

“No, no, no! 会长是出了名的hate cats,这一点学生会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之前还有人因为带猫来开会,被他说得差点哭出来。”否定完Asa微不足道的反驳,Jon满意地仰头灌了一大口饮料。

 

Asa感到很困惑,Jon虽然平时说话夸张了点,但确实不是爱说谎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又是为什么呢?

 

与Asa一同陷入沉思的还有问题的提出者Jon,他用手指来回敲着课桌,试图得出一个理由充分的解答。而当他看见蹙眉苦恼中的Asa,便不禁萌生出想要捉弄他一番的冲动,于是便故意大叫了一声:“我知道了!”

 

“怎么?”Asa紧张地问道。

 

“他想泡你。”Jon一本正经地说道,却是戏谑的表情。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Asa笑着反手扭住Jon的胳膊,直到后者连连叫饶。

 

 

5.

 

约好的周末一起泡图书馆,大清早的Tom打电话给Asa,却听见了对方鼻音浓重的喘气,才发现他生病了。尽管Asa一再说不必了,Tom还是买了些食物和药,匆匆忙忙地赶去了Asa的家里。

 

其实Asa不让Tom过来,不仅仅是怕麻烦他。那个下午Jon随口说的一句话,Asa虽然很快地反驳掉并诉诸了武力,却是始终不能像Jon一样把它当做玩笑忘掉。

 

一旦接受了这种想法,Asa总觉得Tom对自己的付出已经不仅是朋友应该做的了,更要命的是,依赖Tom仿佛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戒也戒不掉,唯一的办法只有与他保持距离,但此时屋外响起的门铃已经昭示着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Asa打开门,便看见气喘吁吁的Tom,额角还有未擦干的汗珠,在阳光下反射着晶莹的光。这家伙跑来的吗?Asa心想,什么都没说,只侧身让对方进屋。

 

Tom把买来的食物放下,手贴上Asa的额头。“好像还挺烧的,你吃了药没?”

 

“吃了,饭也吃了,你不用过来的,我能照顾好自己,”Asa踏着拖鞋,被Tom催促着回到房间安分地躺下,裹着被子说道,“我又不能陪你玩,你一个人会很无聊的。”

 

“没事,我就随便看看书吧,不会打扰你的,而且万一你醒了想喝水呢。”Tom一副不容拒绝的表情,让Asa准备好的一套的说辞硬生生地被憋回了肚子里。

 

“好吧,那我睡咯。”

 

“睡吧睡吧。”

 

Asa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黄昏。Tom就像他说的那样,一直坐在角落的书桌前看着什么,只是那翻页的声音不像是书本,Asa坐起身望去,才发现是自己的相册。

 

“说好的看书呢。”Asa悄悄地走近,在Tom耳边用自以为阴沉的声音试图吓他一跳。Tom却好像一点也不意外,连头也没转地问道:“你醒啦,好点没?”

 

“好多了。你干嘛翻我相册。”Asa被Tom盯着照片的视线弄得不好意思,忙伸手合上了相册。

 

“它就摆在桌上啊,我还以为是书呢,结果看着看着就忘了,不过你小时候也太可爱了,像个女孩子一样。”Tom笑道。

 

“你才女孩子呢,我现在可比你高半个头。”Asa气鼓鼓地说道。

 

“我还会长高的,你等着瞧吧。”Tom看上去自信满满的模样。

 

“不不不,超过我你是没有希望了。”

 

“你再说一遍!”Tom感到自己被挑衅了。

 

“就是没,希,望!”Asa说完,笑得像一只恶作剧得逞的猫。

 

Tom必须承认他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样鄙视过,他决定为自己正名——通过挠痒痒大法使对方屈打成招。Asa平生最怕被人碰咯吱窝,这回却是一边笑到瘫软,一边始终不肯妥协。

 

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床沿,Asa推搡的同时连带着Tom一起倒了下去。等到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正被Tom钳制在头的两侧,整个人被压在了床上。

 

四目相对,一片安静。

 

Tom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盯着Asa的眼睛看,恍惚之间,他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到Asa的那个午后,那双像海一样的眼睛正一点一点把他拖入水里。

 

Tom缓慢地靠近,吻住了Asa。

 

胆怯而害羞的少年,轻轻地吻住了心里最珍视的宝物,像猫一般温柔地舔舐着,按咬着。

 

Asa先是整个人一震,本能地想要推开对方,不曾想Tom的力气大得惊人,让人完全挣脱不开。或许是感冒的原因,Asa只觉得大脑愈来愈昏沉,而嘴唇上温柔的触感让他不禁想要去追逐。

 

Tom感到了Asa的反应,趁着他喘气的空当毫不费劲地撬开了他的牙齿,缠绕住他柔软的舌头。

 

就让我这样溺死吧,Tom想。

 

……

 

直到Asa喘不过气来,两人才互相分开。房间里是那样的安静,Asa觉得自己都能听见窗外月亮升起的声音。他望着Tom,很想说些什么,却终是在对方温柔的视线中傻笑着迸出一句:“你……会被传染的。”

 

Tom见到对方的笑,总算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那短短的一分钟里,他的脑海中预想到各种可能出现的结果,却不能肯定自己有勇气去接受它。Asa他,大概真的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吧。

 

明黄的月亮高悬在窗外,夏季的气息因子仍旧浮荡在空气中,漆黑的夜空下,有什么东西正悄悄破土而出,肆意地生长着。

 

少年看进对方的眼睛里,轻柔而坚定地说道:“我不怕。”

 

 

6.

 

格鲁特没有辜负Asa的期待,手术成功后很快便恢复了健康。Asa把它带回家后,它便一刻不离地黏在主人的身边,从而引起了Tom的强烈不满。

 

“明明是我俩一起救的它,这个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Tom接过Asa递来的饮料,看着对方脚边形影不离的身影,充满怨气地数落道。

 

“谁让我是他爸呢。”Asa蹲下来抚摸着格鲁特的身子,后者舒适地伸长了脖颈。

 

“你是他爸,那我是什么。”

 

“你是……他爸爸的朋友。”Asa皱眉想了想,说道。

 

“我就是个朋友哦。”Tom感到很失落。

 

“那不然你想当什么?”Asa问道。

 

“我也要当爸爸。”

 

“嗯……这件事情就算我同意,格鲁特也不会同意的,对不对,格鲁特?”Asa捧起格鲁特的脸,一本正经地问道,后者很应景地“喵”了一声。

 

所以说我讨厌猫了,Tom表示很后悔自己轻易相信了这种狡猾的动物。

 

看见垂头丧气的Tom,Asa莫名的觉得很好笑,他用抚摸格鲁特的方式摸了摸Tom的卷毛:“好啦,我代表它同意了,你当爸爸吧。”

 

“那你呢。”

 

“我当爷爷啊,”Asa狡黠地一笑,对着Tom说道,“快,叫爸爸。”

 

——不长记性且致力于作死的结果便是某人又被按在沙发上亲到喘不过气而求饶。

 

Tom捏着Asa的下巴,问道:“说,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爷爷……啊啊啊,痛!”

 

“嗯?”

                                        

“好啦!你不就是想听这个嘛,你是我喜欢的人,行了吧。”Asa故作轻松地说道,烧红的脸颊却出卖了他。

 

Tom看在眼里,既好笑又心动。他揉了揉Asa在沙发上蹭乱的头发,轻轻地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我也喜欢你。”





评论(7)

热度(83)

  1. 快来削我啊青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