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荷兰傻】你像彗星落在世界之渊(被删重发)



《彗星落在世界之渊》

From: Asa Butterfield



一九九七年,英国,伦敦。


夜空中一颗缓缓坠落的星。

牵着创世之初的光,交换虚无和静寂,拂过人类降生时涌起的传说——

世界的极北,有望不见底的深渊,渊面卷着巨大螺旋。时间由此起源,万物由此降生。顺旋揭示着始,释放孕育生命的热;逆旋预兆着终,吞吸运转不休的光。

城市湿漉的街巷,褴褛的醉汉试图晃醒墙壁,牧师结束祷词,窗帘合实的房间,孩子把手电筒藏进被窝里。

睡眼朦胧的城市,人类恍惚了意识。

种族屠杀的哀嚎回荡在三个太阳年前,饥饿与贫穷速写人性,战争的黑烟蜷曲成蛇形。那是墨一般的云和海。

人类追逐着一切发光的东西,不知疲倦地换算成冗长的数字。工厂的废气遮蔽天日,企业家们笑着反问道:“谁还需要星星?”

——人类自己创造着星星,在瓢泼大雨中闪亮依旧的星,越过大气层飞往浩瀚宇宙的星。

在地球被宇宙遗忘前,人类抢先背弃了星星。

却有彗星降临世界之渊,瘦弱而坚定地逆转着往终点狂奔的涡旋。深渊的黑暗不能抽尽他的光亮,人世的欺瞒与混沌不能使他坠落,恶毒的暗箭穿不过他战绩赫赫的盔甲,唯余葆有爱与纯真的童话反复讲述着他的故事。

醉倒在巷间的男人扔掉手中的酒瓶,转而抓向空中的萤火;牧师合上圣经,透过中世纪教堂那扇老旧的花窗望向天空;孩子碰灭了手电,床帏间洒进一道光亮。

这是一九九七年的伦敦城。

微风卷去最末一缕困兽犹斗的冬气,拂过台灯下读着信件的泛红的脸颊,盖过半梦半醒中呢喃的孩子们的肩膀,越过缓缓流淌在城市中的泰晤士河的水面,在空气摩擦发出的噼啪声中,目睹了一次湛蓝色的坠落。

后来的天文学,把这颗星命名为Bopp,它在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过近日点,下一次经过则要等待两千三百年。

在那次宇宙的触碰之后,地球上依然有高楼在火海中倒塌,生命葬于枪管之下,鲸与象的哀鸣化成利剑刺向心脏,无数双污垢中强撑起的眼睛望向天空,仿佛如此便能拾获遗失于世界之渊的光芒。

风把人类的低语,带到了极北之地的崖边。早已立成黑曜石的守望者只是微笑,目光凝视之下,是愈转愈缓的涡旋:

“冬天就要结束了。去人间找一个有着彗星那般湛蓝色眼睛的少年,他便是我的使者。






《没于汪洋》

From: Tom Holland



他是人间的守望者,掌管世界之渊的灵。

飓风凛冽的悬崖,从时间摇响的第一声啼鸣始,他不记忆自己何时来,不知晓何时走。

他步过这个星球的所有角落,从山洞里的人类擦出的第一道火光,到传过全世界的马拉松运送的圣焰。他在安第斯的山巅迎来过黎明,与好望角的渔民一同拉起腥咸的网。

他目见过最奇异的极光,在刺骨的冰渣里拾起火焰中陨落的星。他拯救过洋流卷来的迷途的海员,轻轻转动船帆的朝向。西伯利亚的疾风吹来流亡的罪犯,在亦真亦幻的梦境中送返故乡。

这里不曾有过善,亦不区分恶。时间在雪中匍匐前行,淌过巨人、猿人、屠戮者的时代,刻度转向第四个文明纪元。

他目睹过狩捕一般的屠杀,向女王献上心脏的猎户的手腕风黑的血迹。他的衣角凝固着极北之雪也冲洗不去的人间泥尘,他知道那里残余着执念,童稚的追问与耄耋遗憾的泪痕。

他被牵引着回到了原点,大雪皑皑的悬崖,从宇宙亮起的第一道宏光始,他不记忆自己因何离,不知晓因何归。

——直到那天,人类纪元里不算起眼的一天。从漆黑的夜空中亮起的隐约光斑起,极北之处的兽群消失匿迹,深渊翻涌起墨黑的涡旋,崖侧顽生已久的枯树断落最后一根枝干。

在那颗坠落中的彗星的燿芒下,世界之渊敞开怀抱迎接着创世以来的第一次极昼。夜空的折角被吵嚷着的光的分子掀起,纷纷的落在他结雪的帽檐,贴住他冰凉的指尖。

拥着海天之际的色彩,守望者的眼瞳深处第一次照耀进光。那一刻,他读懂了镌刻在图腾上古老神秘的预兆,披蓬的巫者口中呢喃的不知所指的颂歌,那历代守望者避之不提却无不祈盼降临的真相。

他用数个世纪的等待,迎来了真正的光。

他看见他从光里迈出。极北的雪化成他的皮肤,发梢牵引夜空的颜色,眼瞳里涌入蔚蓝的海洋。他孕育自天地初分的浑浊,散布世界的所有迷途的善汇聚成他的血液,注定了他降生于此的使命与锋芒。

守望者感受到彻底的剥落,那是自蛮荒步步迈来的人类不曾摆脱的命运。皱纹顺着来时的轨迹褪去,橡栗的深棕代替了死亡的洁白重新攀上他的鬓角,终年佝偻的身躯直回原本的角度,脑海深处与远古有关的记忆逐渐模糊……

从光中迈出的少年对着守望者伸出了手——

走吧,和我一起去人间。

去看追逐与等候,淬炼和重生,去看执着、熙攘和亘古的朝阳,拥抱永恒的善与纯粹的恶,去甄别时间编织的真实与谎言,回馈无私的不求回报的温柔与荣光。

双手交握,体温触碰体温。那是极北之处自时间的诞生后第一次发生的温暖与温暖的相遇,深渊涌起的潺潺水声迸发出庆祝的烟火。

走吧,走到人间去。去迎接每一个雾气充沛的黎明与万籁俱寂的夜幕,在温柔的夜空下邀请爱人跳一支舞。用爱回报爱,驱逐背叛的流寇与欺瞒,去苦难中淬炼本性,阅尽人间的悲欢启迪。

而这里不曾有过善,亦不区分恶。

守望者的守望被风雪掩盖,世界之渊再度笼罩阴霾。若你不幸迷失于此,与光诀别,与世背离,无需担忧心悸。人间,守望者与少年的故事还在继续,有时只需一声轻轻的呼唤:你在哪?

拂过整个世界的风便会回答你——

亚特兰蒂斯。没于汪洋。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