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贱虫】梦(中)



3.


“我们的世界是假的,我们也都是假的。”

蜘蛛侠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某个月光如水的夜晚。

那是他们相识尚未满两周时候的事了。晚上照常巡逻完皇后区的所有街道后,因为时间尚早又正值周末,彼得便提议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于是他们来到一栋附近最高的大厦屋顶边缘,坐下稍作歇息。

早春的晚风携带了少许燥热,潜伏在各支新生的枝丫下蠢蠢欲动。大厦的周围再无其他遮挡物,明亮的满月正好悬在他们眼前,蜘蛛侠望着月华舒展了会身体,又看向身边孩子一般轻快地晃着脚的,正滔滔不绝地吐槽着最近很火的一个肥皂剧的死侍,突然萌生出一种“很想了解他这个人”的想法。

于是他岔开了之前闲聊的话题,说为什么我们不互相问对方一个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呢?这个话题显然吸引了对方的注意:死侍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彼得瞧见了不禁莞尔,便说:“不如你先问吧?”

"Ok, are you gay?" 死侍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道,仿佛是酝酿已久只等找到机会问出口,又仿佛是和以往一样的嘴炮与调侃,紧实的红黑面罩遮住了表情,让我们的友好邻居蜘蛛侠着实愣了一会,但也仅仅是一会儿的间隙,彼得便很快反应过来对方戏谑的意图,忙不甘示弱地答道:"Don't know. Maybe?"

彼得说完便立刻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却发现死侍仍旧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如果不是挨着死侍坐的彼得能听见对方略显加重的呼吸声,他甚至要以为死侍突然休克了。至于为什么休克,可能是他的旧疾,也可能是什么别的原因,此刻的彼得一心想着怎么绕到自己想问的那个话题,对于其他的事情都没有细想。

好奇的事无非是他成为雇佣兵的原因还有他在当雇佣兵之前的生活之类的,可当彼得真正问出口没多久,他便无法克制地后悔了。死侍刚开始还能正常地叙述那施行在自己身上的操蛋的实验,却在某个瞬间仿佛被打开了一个开关,嘴上飞速地蹦出几句毫无逻辑的话,仿佛在叫什么人住嘴,紧接着便难耐地抱住了自己的头,持续喊着"Get out"之类的词汇,语气痛苦到就像有人拿着一把细小的瑞士军刀在凌迟自己那般。

彼得被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他试探着扶着死侍的肩膀推了推,问道:“你没事吧?”然而回答他的仍是身旁痛苦的呓语。

死侍在栽下大楼的最后一秒终于说了一句彼得能够听清的话,他说:“我们的世界是假的,我们也都是假的。但没关系,&#?是真的。”

死侍说了什么是真的,蜘蛛侠没有听清,也不想再回忆下去,回忆那个躺倒在水泥地面上血肉模糊的他的朋友。那之后蜘蛛侠和死侍十分默契地不再提起之前的事,彼得却控制不住对死侍的歉意,他很明白,如果不是自己非要问他的话,他不必再遭遇一次死亡的痛苦。于是他开始经常约死侍出来巡逻,陪着他慢慢朝他向往的所谓英雄的行为改变,或许时间一久,他就真的能走进死侍的内心也说不定。

然而这个美好的愿望终究停留在了愿望的层面,自从进入死侍的梦境之后,蜘蛛侠就知道,在长达半年的相处中,在无数次插科打诨的间隙里,无论是死侍向他透露过的只言片语的真实想法,还是一星半点的漫长回忆,都好比太平洋上某艘摇摇晃晃的小船上装载的一瓶空罐头——相当于没有。

如果不是为了救他没办法才进入了他的梦,死侍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瞒着自己?蜘蛛侠气得攥紧了拳头,环视着自己现在身处的这个诡异的世界。那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极像皇后区的街道,只是细节上略微不同,彼得走近拐角处的报刊亭,打算看看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处在哪里,却在一本漫画的封面上定住了视线。

这本漫画上画了一个年轻男孩的半边脸,另半边脸是……蜘蛛侠的半张面罩?彼得看向漫画的标题,加粗的字体赫然写着"Amazing Spider-man",随手翻了翻,正是这位“超凡蜘蛛侠”的日常生活,这个男孩也有一位叫May的姑妈,也在中城科学高中上学。彼得仔细看了看漫画的内容,居然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因为身上还穿着上一层梦境就穿上的普通衣服,彼得顺其自然假装成路人隐晦地和店主聊了会天,终于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和所有的超级英雄都是仅仅存在于漫画中的人物。

虽然极其颠覆,但彼得必须承认,这确实是个很酷的想法。只是这个虚假的世界竟然存在于死侍的第三层梦境里,说明它的真实性在死侍心中是几乎无法动摇的,意识到这一点,彼得倒是有些惊讶,他立刻想起了自己和死侍认识没多久时的一次对话,那时候对方是如何笃定地向自己陈述他无比相信的事实。

也不知道死侍当时说的真实到底是什么呢?蜘蛛侠想着,突然萌生了一个既奇怪亦合理的想法,忙向店主问道:“请问这里有……蜘蛛侠和死侍的漫画吗?”

“你说斜线刊啊,当然有啦,这里就是。”大胡子店主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另一排书架上的一堆漫画。

彼得抑制住莫名紧张起来的心跳,绕到另一边书架旁,根据印象中的时间顺序果然找到了他们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先是死侍问起他的性取向,他笑着说不知道,也许是呢?然后……然后死侍开始大喊着意义不明的话语,再然后他掉了下去。蜘蛛侠翻过一页,那天死侍在最后的时间和他说的话是:

“我们的世界是假的,我们也都是假的。但没关系……

但没关系,我爱你,是真的。”



不知过去了多久,那位长相英俊的男孩依旧愣愣地站在原地,盯着那页许久都未翻动的漫画一言不发。约翰倒不是嫌男孩打扰了他的生意,他只是无端地觉得该喊一喊这位男孩,他好像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于是约翰开口道:“如果喜欢的话就买回去吧?”

男孩闻言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停顿了良久后才反应过来,忙朝着店主鞠了几个躬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

约翰朝他摇摇头表示没关系,边看着男孩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往前走去,边觉得对方有些似曾相识,眼睛扫到书架上摊开的漫画内容,一道闪电划过,不由得震惊地望向男孩离去的方向。

彼得想到了很多事情,他想到死侍是如何一遍遍地换着法赞美他;他想到死侍在违反了他对他“不许杀人”的规定的时候是如何了结自己的生命;他想到死侍第一次找到他时,是如何用那样向往的语气说着想要成为像他一样的超级英雄……

他想到死侍听说他喜欢吃街角那家便利店的三明治,下回就背来一大包新鲜出炉的三明治送给自己;他想到死侍听说他还是个幼稚的高中生之后,仍然用着憧憬的态度对待他的一切;他想到死侍问自己的那个问题,那个他并未当回事的草率回答的问题……

彼得失魂落魄地胡思乱想着,突然感觉肩膀被人用力地撞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紧接着又撞了一下,彼得抬头,看见一道道朝自己照面射来的目光,原来这条街上原本行色匆匆的路人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全都充满敌意地盯着彼得的一举一动。

梦境猎人的声音响起得恰到好处:“他们不知什么原因好像发现了你的身份,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否则肯定会有危险的。”

彼得点了点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随着梦境猎人一同掉入了第四层梦境。




4.


彼得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说他为了救自己的好朋友而无理地闯入了他的梦境,却无意中发现对方其实喜欢自己的事实?更要命的是,彼得惊讶地发现自己对此并不反感。

真是要疯了……

彼得现在很想当着死侍的面与他理论一番,却又怕自己到时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这样的担心并没有持续下去,因为不知何时,对方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死侍正站在离彼得不远的角落里,低头整理身上的武器。而彼得就站在另一个拐角后边的位置。

彼得必须承认自己那一刻是开心的,他甚至要冲上去搭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到地下好好教训一顿:“你果然还是没有我不行。”霎时喜悦的情绪充满了大脑,无关的杂念都被抛在了脑后,彼得迅速地迈出一大步,朝死侍走去,却在看清眼前的景象时猛地刹住了身体,闭上眼睛再用力地睁开,直感到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甚至有些缺氧。

站着的死侍显然刚刚杀过一个人,地上的鲜血溅满了墙壁,那个尸体倒在他脚下不远,也穿着一身红黑色的紧身制服,面罩被摘了下来,彼得见过死侍的真容,他不能否认躺在地上的那个人长着一张和死侍一模一样的面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站在旁边的“死侍”又是谁呢?

彼得有些毛骨悚然,好在他反应快地在角落隐藏了自己,并在那位“死侍”离开时悄悄地跟了上去。临走前彼得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死侍”一眼,尽管容貌再像,在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上还是有少许差异,更何况以死侍的能力,还不至于被一个穿着和自己一样厚重制服的人打败。

再往前走看到的一切,彼得觉得自己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他跟随的那位“死侍”很快又遇到了一个穿着死侍制服的蒙面人,两人打斗了几秒,一把长刀直直的刺入了另外一人的心脏。“死侍”就这样,一路血洗到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广场,终于不敌其他“死侍”的围攻倒了下去。

彼得在其他“死侍”离开之后,把那位死侍的尸体拖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迅速地扒下他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并嘱咐身旁的梦境猎人道:“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前面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

梦境猎人目送彼得远去,百无聊赖地四处打量,却在看见地上死侍尸体的姿势时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尸体原本狰狞的脸被盖上了一块崭新的灰色手帕,看起来是蜘蛛侠的所属物,两只手整齐地放在肚子上,如果不是早已死去多时的话,看上去就像安详地睡着了一般。



彼得把袖子叠了两圈,才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手,他跟随着“死侍”们的脚步涌向前方,突然,一片巨大的阴影洒在了蜘蛛侠的头上,他抬头看,那是一个高耸入天的如金字塔一般的建筑,只是它的周身无处不流淌着猩红的液体。塔身的每一级台阶上都挤满了厮杀中的“死侍”,塔尖的“死侍”几乎没有站稳的时间,就被下面蜂拥上来的“死侍”踢下了塔顶,掉入下面那个叠满了尸体的巨坑。巨坑边缘不时有复原的死侍爬出来,重新加入那个永无止境的斗争……

那一刻,彼得觉得自己来到了地狱。

亲眼看着无数个与自己的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自相残杀,仿佛一群没有思想的机械,唯一的程序就是铲除除自己以外的所有同类,这一路以来,彼得扛过了无数的恐怖、残忍、质疑和无情,却终于在这仿佛世界末日的屠戮面前怀疑起了自己的存在。

如果连一个人都救不了,我还算是蜘蛛侠吗?我到底是谁呢?

彼得猛地甩开搭上自己肩膀的手,又觉得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顿时头疼得就像要爆炸一般,身体瞬间脱了力。

他被拉出了人群,过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回到了之前那个角落里,彼得没有问梦境猎人是怎么把自己救出来的,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一段时间他掌握不了自己的身体,无论他如何使劲,自己依旧是呆呆地朝着巨塔前进,他同时还意识到了,自己对周围一切生命的浓重的杀意。

“是精神控制,”梦境猎人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蜘蛛侠,忍不住开口道:“整个第四层梦境都有一种强大的精神辐射,那座塔就是发射源,所以你越靠近就越难反抗。”

“那些长得像死侍的人其实都是他大脑里混乱的意识,没有一个意识可以长久保持控制权,这就是他疯疯癫癫的原因,”梦境猎人自顾自地分析着,言语间甚至染上了兴奋的意味,“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梦,看来还要感谢你的死侍兄弟了。”

“他在哪?”彼得低声问道,脸上没有别的表情。

“也许在那群杀来杀去的人里面,也许已经死了,谁知道呢?”梦境猎人耸耸肩,随意地答道。

“我问你,他在哪?”

面前貌似脆弱的男孩早已站起了身,制服上的长刀不知何时已被取下,正牢牢地握在手里,直指着梦境猎人的心脏所在,语气里有重新燃起的杀意,吓得梦境猎人打了好几个寒战。

“别生气,别生气,我说,我说!”梦境猎人瞬间软了态度,毕恭毕敬地说道,“我之前没和你说,其实人在第四层梦境死去的话,会掉入那个无法自我解脱的迷失域,因为死侍死不了,所以我根本都没有考虑过这一点,现在看来或许是他的求死欲望太过强烈,连自己都蒙骗过去,才真正掉进了迷失域里。”

“迷失域怎么去?”长刀未收,男孩的语气利落到不容置疑。

“我可以送你去,但那儿我可不能跟着,进去了能不能出来还是个未知数,更何况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下去之后连一天都活不过……”

蜘蛛侠盯着梦境猎人的眼睛,觉得对方确实没在说谎,便示意他开始。

“这个迷失域很恐怖的,进去以后人会失忆,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所以你得把目的写下来。”

彼得用蛛网在手臂上粘出了"SAVE HIM WAKE UP"的字眼,边示意梦境猎人继续说。

“之前也说了,去迷失域很简单,只要在第四层死去就行,你也不会复原,所以只要自杀就可以了。进去之后不管发生任何事,一定要说服死侍相信这一切都是梦,两个人怀着求生的欲望一起自杀,就能醒过来了。”梦境猎人说着,边犹豫地看了蜘蛛侠一眼,他必须承认,这个男孩的心肠并不坏。

彼得并没有再犹豫什么,死侍已经经历了太多,他的过去受了这么多苦,是生活亏待了他,这种亏待早该有个结束了。

彼得在扣动扳机,子弹穿过大脑的一刹那,终于体验到了死侍每一次了结自己时所经历的一切,异物穿过大脑,极端的痛楚让人想不起来任何事,只有嵌刻在心中的永恒的痛苦,还有带着欺骗性的所谓“解脱”。

彼得心里明白,自杀不是解脱而是逃避,它给爱着自己的人带来伤痛和绝望,也给自己的未来封上了否定的句号。

当一个人觉得没有人可以理解自己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只有一个人,于是轻易地放弃自己,既不会对世界造成伤害,也给予了自己解脱。

但死侍错了,他并不是孤身一人,因为他还有我。

彼得这样想着,缓慢地闭上了眼睛。





To be continued……





默默插一句话,其实就算真的孤身一人,还有这个爱着你的世界,和那位从远方不顾一切向你飞奔来的,你的爱人。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