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孙唐】金箍(续西游降魔篇)


自唐僧折了洞口的莲花,孙悟空跟着师父踏上西行之路,已是第四十九天了。

刚开始那阵子,孙悟空几乎天天领教“儿歌三百首”的威力,没办法,谁叫他们师徒之间有那么多的不和。尤其是在这个驱魔团队的捉妖理念上,齐天大圣觉得妖精一棒子打死就好,像唐僧那样铺个野餐布唱支歌,简直是白费口水。

于是每到收妖的最后关头,师徒俩都要吵起来,孙悟空往往索性一棍捅了妖精的巢穴,而唐僧总是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地骂上几句,偶尔会挥起那藤条,但也只是象征性的。

唐僧唯一一次动真格地打悟空,是为了一女娃模样的小妖,那小妖自幼被当成娃娃养在寻常百姓家,妖性已弱得难以瞧见。唐僧说她心地尚且善良,只要好好超度就能重新轮回做人。

师父都发话了,孙悟空也不至于为了这么个小妖自讨没趣,直到那女娃在芦溪河把师父推下了水,自己一着急才出手重了些。谁想到那妖精如此弱不禁风,做妖做到这份上也太窝囊了,结果师父却发了大怒。

“你屠命是不费吹灰之力,你可知你要了她的性命之后,她的父母会有多心痛?失去唯一的女儿,对那对老夫妻是多大的打击,他们以后还怎么生活,这些你想过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感情,根本从骨子里就是个无情无义的畜生!”

唐僧说这话的时候头上还滑落着一滴滴的河水,流到眼睛里又流出来,白玉似的面庞却血红着眼,孙悟空看得呆愣半晌,回过神来时师父已从褡裢里拿出了藤鞭。

————————

孙悟空咬了咬叼着的小木棍,双手吊儿郎当地搭在金箍棒上,又想到那件事了,烦。没控制住走路的力气,地面上的小碎石躁动地震了起来,唐僧回头看了悟空一眼,视线由眼睛上移到头顶,转过头去,一句话也没说。

靠。孙悟空吐掉木棍,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悟能见状收起粉盒,安抚似地拍拍他大师兄的肩。孙悟空烦躁地把二师弟的猪蹄从身上抖掉,心下更郁闷了。想当年他大闹天宫砍了多少天兵天将,连玉帝老儿也不敢多言半句,如今不过杀了个小女娃,竟要受这闷气。

悟能见大师兄连动手都懒得和自己动,心下晓然,准是又在计较芦溪河那事儿了。其实这事大师兄也不是成心的,可师父在意的也不仅是此事,只不过他不说,大师兄也不挑明,一路上两人都是各怀心思、明和暗离。

师父心里有道过不去的坎,孙悟空何尝不知,光看那死和尚盯自己头箍的眼神,那恨不得盯出一个人来的架势,真是胸口一阵恶寒。若是口中常提心中不计倒无妨,最怕的是师父这种看似放下一切,其实心里计较得紧。

悟能理理鬓角,化作书生模样凑近大师兄:“要我看,段小姐既是你和师父之间过不去的坎,你索性少提这些事儿,久而久之的师父感情淡了也就原谅你了。”

孙悟空一拳打在悟能脸上。

“要你说,扑街!”

—————————

沙悟净是被砸醒的。

他伸手摸了摸,发现竟是煮粥的石锅,起身一看,原来是师父和大师兄又吵起来了。他挪了挪身子舒服地靠在土墙上,没想到一大早就有好戏看。

眼见着师父拿出了藤鞭,沙悟净才后知后觉事情的严重性,正犹豫着是否要劝架,一抬头,眼睁睁地看着师父把藤鞭扔进了河里,加上颤抖的声音:

“求你了。”

齐天大圣孙悟空上捅天宫下捣东海,却总是因为他的师父而手足无措,芦溪河杀小妖的时候是这样,如今亦然。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丢了那金箍,师父竟宁愿舍弃藤鞭来求自己。

唐僧啊唐僧,你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赌我齐天大圣一定会服你?

孙悟空直直地盯着他的师父,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到哪怕一点别的表情——尽管他自己也不知到底想看到什么,总之不要又是那副紧皱眉头,眼神颤抖的样子,他讨厌死了唐僧眼里只要对着自己就从未平静的湖泊。

在孙悟空的记忆里,师父永远与自己保持着距离,看自己的眼神从来藏不住那一份畏惧,好像下一秒就要逃离。

罢罢罢。都是我欠他的。

—————————

孙悟空乘筋斗云回了花果山。而他上次来这里,不过四小时前。

昨日夜里他忆起二师弟的话,突发奇想如果师父不睹物不思人,自己也不用受闷气,岂不万事大吉,索性一筋斗翻回花果山,把金箍放进水帘洞里,然后扯谎说丢了。

只可惜孙悟空估量错了段小姐在唐僧心中的份量,也估量错了唐僧在自己心中的份量。

水帘洞内水声依旧,金箍安静地躺在正中央的石基上。

孙悟空避开了猴子猴孙,它们都是当年被自己一并从生死簿上划去的朋友。他在五行山下的五百年来,人世间浮沉千变,花果山却一如当年那般郁郁葱葱、清流潺潺。

生命或许可以不老不死,但那些经历过的岁月里抹不掉的记忆,最终会成为心上愈积愈重的负担。

齐天大圣拾起金箍,突然觉得有些厌烦。

他喃喃出声:“既然如来老儿最终要我跟随师父,为何不趁早阻止我,非要等段小姐死后,让师父永远记恨着我?”

微不可闻的声息回荡在山洞里,将消未消时,水帘那边隐隐有金光闪烁,一阵沉郁而温柔的声音透过落水传来:

“悟空,你替唐三藏除去的是他的情关,而金箍是他唯一的寄托,与其说他记恨你,不如说他忘不了那份痛苦、执着和牵挂。而你的任务,就是在这漫漫西行路上,帮他参破和看淡……”

————————

唐僧化完斋回来,抬眼便瞧见追着悟能暴揍的大徒弟,头上的金箍在夕阳下闪着光。

把化缘用的钵收进褡裢,却摸到湿漉漉的一条,竟是白日扔进河里的藤鞭。

唐僧攥紧了包袱,半晌失言。那对让大徒弟无计可施的双眸里再度颤抖起来。

TBC



如来,你用俺老孙破和尚的情关,可曾想过,他会成为我的情关?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