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孙唐】金箍2(西游伏妖篇背景)


孙悟空发现他一点儿也不了解自己的师父。

初见唐僧时,他还留着那愚蠢的泡面头,跋山涉水来到五行山居然还随身携带着香蕉。可当孙悟空用洞壁的封印试探时,他却紧惕得很,一副绝不上当的模样。说他聪明吧,可他终究还是折了洞口的白莲,还非得等到心爱的女人死后才承认自己的喜欢,如果这都不算愚蠢,那只能是孙悟空悟不懂的大智慧了。

于是我们的齐天大圣在心里默默给师父下了个结论:一个智商时常掉线的臭和尚。说时常,是因为在这黄沙漫天的西行路上,齐天大圣总抑制不住地被他师父偶尔流露出来的智慧所征服。

就像此时此刻,唐僧把仨徒弟聚在一起,言简意骇地表明了他应对那个隐藏在比丘国的大BOSS的计划:演戏。

“我会扮作马戏团的团长,带着你们混进那幻象的戏班子里,到时候我的态度会很恶劣,你们可以自然反应。但要记住,无论中途怎样发挥,最终的目的是引出那个控制了比丘国的幕后黑手,明白吗?”

如果唐僧说这番话时不是蹙眉沉浸于思索,而是抬头打量他三个徒弟的话,他会发现自己的大徒弟正以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盯着他看,晶亮的眼神里流转着困惑,还有一丝迷惘。

————————

齐天大圣的火眼金睛可以识妖应敌破迷局,却看不透人心。

孙悟空只粗略清楚唐僧的用意,但既然师父说是演戏,他便求之不得地把这些天来受的闷气一股脑儿全发泄出来。

唐僧就像早猜到他大徒弟的反应,也毫不示弱地挑衅道“臭猴子”。师徒俩人驱魔路上郁积的摩擦和不快,通通被提到明面上来一字码开,整个马戏班几乎成了他们的主场。

悟能和悟净看热闹不嫌事大,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师父和大师兄的表演,适当之时再往火上浇点油,完美地扮演了助攻一助攻二的角色。

孙悟空毁了红孩儿的戏班子,被一句句“臭猴子”气到炸毛的他已全然顾不上师父是否认出那个红孩儿变身的戏班班主,他又回到了那个有怨必报、随心所欲的齐天大圣,就像他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一个留着泡面头的和尚,那和尚从未用月亮似的香蕉讨好他,也从未仅凭一对水汪汪的双眸便使他束手。

在不时落下的灯笼和梁木里,唐僧边故作惊恐地奔跑,边努力掩饰着嘴角不自觉流露出的微笑。

————————

蜘蛛精幻化出的老宅里,孙悟空又一次被师父的演技征服。

他饶有趣味地看唐僧对着那蜘蛛头问道是否需要驱魔,还一副诚恳至极的模样。对孙悟空来说,师父的能力就像他眼中的那汪湖泊,你永远不知内里看不清的是无尽的深渊,还是徒卷的波澜。

师父的不悲不喜,导致孙悟空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出手救他师父,好像直到千钧一发之际,师父才会对自己表现出真正的紧张和希望,可即便那时他也不能肯定,那是不是真正的悲喜。

他齐天大圣所求不多,但要真心而已。

————————

自从为了防止师父梦游的大任落到自己身上,孙悟空几乎夜夜难眠。他其实并不讨厌和师父一起睡觉,因为睡梦中唐僧无意识的顺毛,那舒适对任何一只长毛的动物都是不可抵抗的诱惑。

唯独唐僧夜里对段小姐的梦话,一次次让齐天大圣从幻梦中惊起。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孙悟空向他两个师弟寻求办法,沙悟净头顶着中毒而起的水泡,睁大了鱼眼含糊不清地表示,不要再忍了,干脆干掉他!

站在光秃秃的石台上,听着徒弟们谋划着杀掉自己的聊天,唐僧那洁白似糯米团子的脑门渗出了一丝冷汗。

他了解悟能和悟净只是图个嘴上爽快,但却无法肯定那猴子会不会在演过瘾时真的痛下杀手。他纵容悟空摧毁马戏班子,无非是想通过演戏的幌子,让这位徒弟放下对自己的歉疚,不成想这泼猴一旦放飞自我,他这做师父的竟没有十足把握使其听话。

当孙悟空听到二师弟转述的师父在悬崖边冲天上喃喃的言语时,其实猜到了师父是为了演给那幕后黑手所看,却也忍不住要顺着台阶而上,将这出戏推向高潮。

更何况,他的确很好奇师父到底会不会如来神掌。

“等等,我先补个妆!”唐僧卡在树上喊道,试图提醒他的大徒弟,戏要见好就收。

齐天大圣心中晓然,当下只好放弃捉弄,趁得乌云间露出几缕月光时,顺势软了态度。演出来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他可不想再领教一遍如来神掌,尽管在他的一番试探下来,他觉得师父的如来神掌,悬。

————————

生活中时常有意外,演戏亦然,更何况是真假莫辨的戏。

当小善跳起和段小姐一模一样的舞蹈时,孙悟空的直觉告诉他这货绝对是妖精,可他却实在看不出她的真身来。

连我堂堂齐天大圣都看不出的妖精,能指望那臭和尚看出来吗?于是整场舞蹈下来,孙悟空牢牢地盯着师父,生怕他被蛊惑了去。

最可气的是那只叫小善的妖精居然好像也对师父有情。齐天大圣45度角仰望天空,真是方圆十里,无处不情敌呀。

虽说师父被《一生所爱》的舞搅得心绪难平,但他终究拒绝了比丘国王的好意,孙悟空对师父的克制力还是颇为满意的。可当唐僧折返回去找小善时,我们的齐天大圣真的有点慌了。

思量再三,孙悟空决定找个机会提醒师父:“你以为她凭什么要跟着你,她是妖,要吃你的。”而唐僧却仿佛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气急败坏地从他手里抢过照妖镜,拉着小善走了。

就像生怕小善被发现是什么一样。

“阿嚏!”沙悟净变回人形后看见大师兄若有所思的模样,揉了揉鱼鼻子,看清一切地偷偷笑了。

————————

孙悟空对他的师父还是似懂非懂,他也不愿花心思去琢磨,既然师父选择相信小善,那我便杀了她,看看到底谁是对的。

而唐僧不过是想度化小善,无奈自己的大徒弟偏偏不开窍,一着急便把木椅砸在他身上,碎片横飞时,他却仿佛看见了那时芦溪河边掐死小妖的悟空。原来那时他竟是这种感受。

当你真心想保护一个人,却完全摸不清状况时,做出的不过是本能反应罢了。只不过那时候孙悟空想保护的是他师父,而此时唐僧是为了保护小善。

“你居然为了一只妖精打我?”孙悟空满脸不相信地看着他的师父。

唐僧心一横,吼道:“是不是我喜欢的女人都要像段小姐那样死在你手上!”

四下安静。

此言一出,唯有唐僧师徒四人明白其中的深意。孙悟空随唐僧西行的这些时日来,唐僧对他打也打过骂也骂过,却从不提当年所做的那件横在师徒两人间最深的坎。如今终于提起,只有两种可能,全都取决于孙悟空自己。

要么,“我欠他的,我早已还清。他欠我的,也不必再还。从今往后,你我师徒二人,恩断义绝!”

要么,陪唐僧把这出戏演下去。

这是唐僧抛给孙悟空的两种可能,一分一合的局,赌注却是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

你不得不承认,唐僧是凭能力收服孙悟空的。五行山时是这样,如今亦然。

金箍棒破水而出,千丈高的柱峰,是一袭白衣双掌朝天的唐三藏,周身金光闪耀。如来神掌轻易地拎起为虎作伥的三尊假佛,瞬间碾碎。

当九头金雕冲如来喊出“我在你身边这么久,你可有正眼看过我”时,孙悟空愣了片刻,突然回头看向师父,却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只不过很快便移开了。

又是那汪湖泊,孙悟空心想,却恍惚觉得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在师父的眼里看见了从未有过的什么东西。

而另一边的唐僧收回视线,故作认真地看向远方,却是努力压制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

TBC



九九八十一的劫难,十万八千里的路程,从来不是一厢情愿的陪伴。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