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孙唐】金箍3(完)


“心中没有鹅腿,吃了也无妨,你心里想吃,嘴上却说不吃,就差那么一点点。”

唐僧在山崖边刻着神像木雕。他近来总是想起师父当年对自己说的这番话,按理说他既已领悟了那一点点,这西行一路该是心境坦荡、无所牵挂的,可是不知为何自己却总是思绪难平,心也好像被什么牵着,从未放下过。

那日收服九头金雕后,他又从悟空的身上看见了段小姐,她拿着金箍棒朝自己望来,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得唐僧心中一紧,急忙移了视线。

唐僧一直很怕他的大徒弟,那只阴险毒辣、狡猾嗜血的猴子,但他不仅是畏惧孙悟空的力量,更多的时候他与他保持距离,是为了避开在那猴子身上看见的自己的爱人。

至于为什么会在自己徒弟的身上看见段小姐,唐僧一直认为原因很简单,不过是那无定飞环化作的金箍罢了。直到孙悟空把金箍丢掉的那天,唐僧才第一次,对自己引以为豪的判断产生了恐惧和质疑。

在那之前,唐僧把孙悟空看作段小姐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感觉,一种男人对女人的感觉:喜欢和欲望。也就是这种感觉,总让他在徒弟面前闹出各种各样的笑话。

那天早晨的阳光很慵懒,孙悟空凑到师父身边,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说着他把金箍弄丢了。睡梦里的唐僧闻言一个哆嗦,气得瞬间清醒了,他正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恼人的徒弟,却在望向对方的一刹那愣在原地。

逆光的孙悟空,头上的毛发一如既往的杂乱着,视线不自然地看着别处,微微瘪起的嘴,把唐僧看得呆了。在那一刻,他居然觉得自己的徒弟,很可爱。

可爱也就算了,唐僧伸手想顺顺猴子的毛,就像一位主人对宠物做的那样,却在碰到对方头的时候,和刚转过头来的悟空对上了视线。

四目相对,两人的距离是那样的近,以至于唐僧和孙悟空都察觉到了,这瞬间凝滞的气氛。

最先反应过来的唐僧一把把徒弟推开老远,只觉得心脏被揪紧,浑身颤抖起来。他发现自己那一瞬间对着没带金箍的孙悟空,居然产生了从前对段小姐才有过的,一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茫然且不知所措,此刻的他只想离孙悟空远一些,再远一些,最好永远不要再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要么,就让猴子把金箍找回来,至少这样一来,他还能继续把他当作段小姐。

也不顾孙悟空怎样抱怨,唐僧只垂着头不看他:“把金箍找回来,求你了。”说完把一路上用作威吓的藤鞭扔进河里,以示自己的诚意,还有那句想说却说不出口的话语:“如果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此时唐僧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竟是这般离不开他的大徒弟。

孙悟空见师父居然开口求自己,原本准备好的一套说辞瞬间都出不了口,他盯着唐僧,试图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什么,哪怕只是一点一个师父对徒弟该有的感情,而不是连看都不想看自己的疏离。

静默对峙良久,孙悟空还是妥协地离开了。而唐僧终于敢抬头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却发现那种感觉一点儿也没消散,反而随着对方的离去,变得更加躁动不安。

————————

“师父能不能别刻了!俺老孙被吵得睡不着,明儿个谁帮您捉妖啊!”孙悟空的声音从山崖下传来,带着这只猴子独有的急躁和痞气。

唐僧这才从回忆中反应过来,面前雕刻的佛像,不知从何时开始,愈发神似那只猴子的模样。唐僧望着佛像叹了口气,一步步往山崖下走去。

回到床铺里,那只猴子已把被窝捂得温暖极了,无边的星空环绕下,周围的森林安宁静谧,仿佛只听得见几位徒弟缓缓的呼吸声。

唐僧仰面躺在床上呆呆地睁着眼睛,突然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悟空,为师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你。”

见身旁的人儿没有一点反应,唐僧轻轻地继续道:“不是对段小姐的感情,就是单纯的喜欢你,很奇怪吧,”说着微不可闻地笑了笑,“不过你也不要有压力啊,我也没想怎么样,我心里还是忘不了她,所以呢,我们还是一心取经吧,将来你定是可以成佛的。”

浓浓的睡意袭来,唐僧闭上眼,喃喃呓语:“不过还是很希望,这一路都能陪着你。”

安静良久。

身边的人终于勾起了嘴角,自言自语道:“傻瓜,唠唠叨叨的烦不烦呐。”又轻轻地翻个身,在师父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我答应你,前路漫漫,永不相离。”

The End




小彩蛋

孙悟空拿着本《西游记》兴冲冲地去找唐僧:“师父你看,我就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九九八十一难,一难不少,从未离开你~”

唐僧(怕被二徒弟三徒弟看见)一把抢过那本线装书,大声道:“我们西行一路就四个人,这本书是谁写的?”说完偷偷宠溺地点了一下悟空的鼻尖,轻声嗔怪道:“竟胡说。”

悟能悟净转过头去表示,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