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鹿桃】成长

——2017年5月2日纪念文



2014年5月

卫生间传来巨大的水流声,溅起无数仓皇的水滴,沾湿了少年单薄的T恤。

黄子韬用手接了一捧水,粗暴地拍在脸上,有水顺着发丝滴下,他也无暇去擦。数不清的思虑在他的心里叫嚣着,喧闹着,这几天公司内沉郁而焦急的气氛与动作,无一不在提醒着他那件既已发生的事实。

他对着镜子瞪了良久,默默地朝练习室走了过去。

推开门,黄子韬愣在了原地。

他看见所有人——所有剩下的人,正在跟着编舞老师一遍遍地训练着临时改编的舞蹈。运动鞋摩擦地板发出“呲呲”的声音,一滴滴洒在地板上的汗珠在灯光下闪着无声的光。

黄子韬的鼻子又不争气地酸了。但他很快握紧拳头,知道现在不是流泪的时候,他几乎是瞬间被点燃了,在脸上胡乱抹了两把,大步加入到舞动的队伍中。

鹿晗只看了黄子韬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变化。

随后的几秒钟里,鹿晗的脑海中闪回过昨天在公司和韬儿的对话。

亦凡离开,有的人慢慢接受过来,而有的人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第二个“有的人”,就是黄子韬。

黄子韬发在ins和微博上的那些话,鹿晗当然看见了。他同时也看见了粉丝们流着泪水的评论,与各大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与猜测,他捧着手机刷了几个小时后便跟着缓过劲来的队友们一同去了练习室,之后再也没看过手机。

没有用的。

鹿晗曾委婉地劝过黄子韬,不要太过偏激地在公共平台上发表看法,毕竟你是一个艺人。

黄子韬低着头没有回应,鹿晗知道,他这是不想再和自己吵架的表现,可自己又何尝不是。沉默良久,缓缓叹了口气。

“有些事情等你到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了。”

深夜,黄子韬没有回宿舍,鹿晗阻止了同样担心的艺兴让他好好休息,自己独自打车去了公司。循着声音穿过漆黑的走廊,就看见暗夜中那个孤单瘦高的身影,缓缓唱着过去的歌。

听见门外熟悉的声响,在温柔的月光下,这位整整小鹿晗三岁的弟弟顶着红肿的熊猫眼望向来人,喊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句——尽管掺着含糊不清的哭腔的——

“鹿哥……”




“鹿哥。”

鹿晗缓过神来,看清对面的人儿。

黄子韬犹豫了几秒还是说道:“刚才这个动作,”说着随意演示了一遍,“是要怎样做的?”

鹿晗被子韬极其蹩脚的动作逗得笑了出来,伸手胡乱扒拉了一下对方的头发,又轻轻地拍了拍。

“是这样,看着啊。”

灯火通明的练习室,只有整面整面巨大无比的镜子无声地看着这两位少年,一个刻意放慢动作地演示,一个努力不断重复地跟着。

那只被鹿晗留在宿舍的手机和这个世界上每一只手机一样,在新消息的提醒下亮起,唯一不同的是,它的主人已经失去了阅读的欲望。

在这个被信息包裹的世界上,谁又比谁知道得更多呢?

SM的公司大楼,练习室里仍旧回荡着经久不息的脚步声,墙上的时钟嗒嗒转动。

现在是首尔时间,凌晨三点。

这一年,鹿晗24岁。



2014年10月

解约的事,鹿晗是单独和黄子韬提的。

那时候的首尔,盛夏的燥热恋恋不舍地褪去,秋天小心地潜伏着,时刻准备给大街上那些毫不设防的人们一计足够有杀伤力的重击。

鹿晗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病倒了,长期过劳加上重度感冒使他的左眼发炎,原本消瘦的面颊微微肿起,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

黄子韬不止一次替他向公司打抱不平,最终也不了了之。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无法理解鹿晗的选择。

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

鹿晗没有多做无谓的解释,只说了一句:“你以后会明白的,现在我面临的事情。”


黄子韬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望着首尔光影交错的夜景,傍晚时分迅速冷却的空气,在微风的怂恿下拂去行人身上温热的气息。冷到了骨子里。

张艺兴静静地走近,也不发一言,只并肩站定在弟弟身边。

良久,黄子韬开口道:“所以说你也知道了?”

“嗯,”张艺兴带着湿气的声音,“他和我说了。”

“现在连他也要走!”拳头砸在栏杆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韬儿啊,我觉得既然他已经决定了,我们应该尊重的。”张艺兴斟酌着用语,缓缓说出了他的想法。

黄子韬的眼睛里依旧闪着稚气的冲动,他没有发现的是,站在他身边的这位哥哥,仅仅五个月前也曾因为这样雷同的打击崩溃失眠,而如今却已能帮着即将离开的鹿晗来安慰他自己了。

“他一巡结束就走,你有什么话就早些说吧。”

鹿晗又一次郑重地在全队面前宣布消息并道歉,大家反倒宽慰起鹿晗来,让他不要太有心理负担。原来在此之前他已或多或少地通知了每一位成员,黄子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聊的,也不太想知道。

直到后来,黄子韬也没有对鹿晗表示过明确的支持,却也没有再公开说什么相关的话,甚至不曾有一句道别。

后来的后来,鹿晗一句“我回家了”,给少年稚气未脱的愤懑锤下了定音。

再后来,张艺兴在北京演唱会上挽着鹿晗双眼通红的照片成了粉丝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

而无论是舆论还是粉丝,都不知道的是,一直别扭着不肯上前的黄子韬,与他始终说不出口的那句:

“鹿哥,再见。”


2015年4月

青岛。

黄子韬对着母亲在厨房内忙碌的背影一阵恍惚,只有双脚隐隐传来的疼痛在提醒着自己回家了的这个事实。

这些天内,过去玩得好的朋友们陆陆续续地来看望自己,他们从不提任何网络上的消息,黄子韬猜到这其中定有父亲特意嘱咐的缘故,他也知道父亲在替他接受一些采访,帮他挡下了所有可能的中伤。

黄子韬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成长到足以保护他们的程度才行。

把所有的情绪发泄到歌里,黄子韬不停地想着,写着,唱着,虽然无处诉说,但他渐渐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能够理解当年的鹿晗了。

回国后不久,他收到了来自备注为“鹿哥”那人的生日祝福。

后来的这些年里,黄子韬发现,无论过去多久,人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在采访时同他提起当年的事。他也依旧真诚地回答着每一个提问。

对于回答问题的看法他和鹿晗一样,要么不答,要么就得是真的。这样耿直的性格冲撞过人,却也打动着人。

他慢慢开始坦然地提起过去的事,在一片不解与轻蔑的声音中说出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是长大了。


2017年5月

北京。

黄子韬的微信照例收到来自鹿晗的消息。

“韬儿啊,生日快乐。”

互发生日祝福,已经成了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这个秘密始于黄子韬回家那年,终结于今天。

黄子韬握紧了手机,半晌回道:“鹿哥,我在北京,有空见一面吗?”

那边的鹿晗对着手机屏幕愣了片刻,回道:“好啊。”

鹿晗推开包房的门,就听见久违的一声“鹿哥”。笑了笑伸手揽住黄子韬的肩膀,“我们韬儿,祝你生日快乐。”

相视一笑,好久不见。

饭桌上,两人心照不宣地但只聊着彼此的近况,发现都是在忙碌中一步步地实现着当年的梦想。

仰头灌了口酒,鹿晗突然说道:“你给我张自拍,我发条微博吧。”

黄子韬略微惊讶地看进鹿晗的眼睛,随即勾起了嘴角。

黄子韬也是不甘示弱的角色,既然如此,他可不想被当成胆小鬼,于是迅速从手机里翻出一张自拍发了过去,又守着鹿晗发出的微博点赞并评论。

他们都明白这样意味着什么,却全都没有点破。

但对于鹿晗的做法,黄子韬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感动了,想着不愧是我的鹿哥啊。

而沉浸于对哥哥的崇拜无法自拔的黄子韬没有意识到的是,如今的他已经不仅能理解当年的鹿晗,亦能理解现在的鹿晗了。

而这一年,黄子韬24岁。












现实向的一篇文,推动故事的不是情节,而是时间。

在时间里暴风成长的不仅是子韬和艺兴,还有陪伴着他们不离不弃的你和我。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