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九天(全员现背/悬疑/丧尸/逃亡)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真人!

大虐预警!玻璃心慎入!BE!

 

铛——


零点的钟声敲响,LA这座城市却丝毫没有安眠的意思,霓虹灯与车灯明明灭灭装点着街边行人的视野。洛杉矶国际机场挤满了来来往往的游客与市民,在这个日流量百万的加州坐标,幸运的你很有可能遇见某个国家的明星。如果此刻的你停下为朋友圈选择照片的手指抬头看看,就会发现在不远处的熙攘中压低帽檐、戴着口罩和墨镜的一群男子,那是些无论如何遮掩都散发着魅力的人。于是你举起手机,悄悄记录下这被上帝眷顾的美好。接机的朋友冲你挥手,你紧了紧背包最后地望了一眼那群帅气的男人们,拉起行李箱离开了机场。

 

你的眼光很尖,那群男人们是韩国一个名为EXO的男子团体里的九位成员,他们刚刚在LA为自己第五次北美巡演画上完美的句点,又立即来到LA国际机场乘上最近一趟回国的航班。三小时的狂欢加上两小时到机场的车程,使这群20多岁的大男孩们疲惫不堪,他们迷迷糊糊地办理着登记手续,不曾想到再无精打采的他们也依旧能俘获少女的视线。这是不分时间不分地点跨越国界的美。坐上朋友的副驾驶座,你忍不住掏出手机把照片分享到了Instagram,配文道:Anybody knows who they are?

 

飞机离开地面,汽车驶上高速,那群帅气的男孩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惊艳了你的周末夜晚,就像你也想象不到,这张模糊昏暗的照片,竟成了这九位男孩生前最后的一张合影。

 

 

边伯贤在行李架上放置好背包,转身用力瘫在了座位上,随即觉得姿势不够舒服,撑着扶手挪动了一下身子,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他身边的都暻秀调整着椅背的角度,向后一躺边默默插上了耳机。


吴世勋挥着手向空乘要水,被一旁的金俊勉阻止道:“待会儿飞稳了就会送来的,等等。”


被打断的弟弟委屈地缩回了手,弱不可闻地嘟囔了一句:“我渴嘛。”


前座的金珉锡回过头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指指右边已陷入沉睡的张艺兴和金钟仁。


金钟大见状拉了一把还站着不动的朴灿烈,示意他坐下,后者象征性地挥了挥拳头,被瞪了之后立马乖巧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吴世勋还是感到口渴,演唱会后的身体疲惫与大脑焦灼一并压迫着他,他摇了摇身旁的队长,想告诉他自己可能不太好,却发现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已进入了梦乡。


吴世勋想起身拍拍前座的灿烈哥,却发现连抬起一只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与梦境搏斗着,渐渐合上了眼睛。


 

Day1

 

10:50

“各位旅客,由洛杉矶飞往首尔的A408客机将于十五分钟以后到达仁川国际机场,请将安全带系好并且从现在开始到飞机到达之前请关闭所有电子物品,同时请收起您的小桌板与座椅靠背。谢谢!”


走下飞机,朴灿烈加快脚步追上前方的队友们,边回头望边问道:“不等经纪人哥吗?”


金俊勉低着头仿佛在转述着手机里的短信:“他说有事要直接回公司,让我们自己开车,钥匙在——”说着伸手掏了掏口袋,“还真在我口袋里,什么时候放的?”


“没有司机吗?”边伯贤凑上来问道。


“不知道,看这语气好像是没有。”


“不应该啊,我们才刚飞越了太平洋诶,居然还让自己开车,也太不人道了吧?”


边伯贤正碎碎念着,一旁的吴世勋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道:“哥。”


“怎么了?”


“哥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从刚才到现在好像只有我们几个下了飞机?”


边伯贤知道弟弟是在诧异这回没有跟机的粉丝,他转头眯眼望了望远处小如拳头的飞机,终于在阳光的逼迫下背过了身子:“应该是有别人的,你没看见罢了。”


一路沉默不语的张艺兴开口道:“世勋说的没错,我也觉得奇怪。”


无人接话,队伍的气氛仿佛突然凝重了起来。这时走在前头听着队员们讨论的金钟大回头笑道:“担心什么,待会出了关,你们可别嫌挤啊。”


“我看你俩是飞机坐晕了,回去好好休息吧。”金俊勉以轻松的语气接道,却是低头再看了一遍经纪人哥发来的短信息。


 

长长的出关通道两旁亮着无数块广告屏,在冷气充足的机场散发着幽幽的白光,一行人打趣起了大哥新拍的饮料广告里和女主的肉麻台词。


边伯贤冲到队伍前方空手学起了广告里引起热议的扔饮料罐的帅气手法,金珉锡羞红了脸冲上去置止,张艺兴和朴灿烈在一旁笑到直不起腰。


终究斗不过大哥的边伯贤走为上计,像只小动物一般飞快地跑往了出关口,金珉锡嘴里念着“有本事别跑”边追了上去。


落在后面的七个队员目睹了这“逃亡”的全程,个个都笑得清醒过来,打算精神百倍地面对接机的粉丝与即将到来的拥挤。


然而他们的希望落空了。


当七人赶上前方一动不动的珉锡和伯贤时,众人几乎一致地锁紧了眉头。


从二楼的电梯俯瞰下去,整个机场大厅空无一人。见惯了喧闹拥堵机场的明星们,一瞬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都暻秀最先反应过来,之前艺兴和世勋的感觉是对的,这个机场很不对劲。几乎是在几秒内,他回想起从登机到下机出关以来所有微小的疑惑:从不露面的空乘、冷冷清清的机舱,以及空荡的出关通道。


“我们……还走吗?”吴世勋犹豫着,打破了沉默。


“真的好奇怪啊,”朴灿烈回头望了望长长的出关通道,又看了看前方空荡的大厅,“整个机场好像只有我们几个人。”


金俊勉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他皱着眉头播了经纪人的电话,对方显示已关机。


“可能是首尔在搞什么活动?全民假期?”金钟大打开手机浏览器,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错过的新闻。


这时金俊勉望见了一楼门口停着的那辆眼熟的黑色面包车,放下心来说道:“总之先回家吧,车在门口呢。”


一群人犹豫再三终是乘上了电梯,往大门口走去。离开机场大厅后,张艺兴回头望了一眼,恍惚间看见了某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再定睛细看早已不见踪影。


可能是猫?张艺兴直觉地想,毕竟那个消失的速度,不是人类能够达到的。

 


11:25

朴灿烈插上钥匙,回头确认了一遍大家都已坐好,发动了汽车。


金俊勉望着窗外空旷的街道,陷入了沉思,同样陷入沉思的还有金珉锡,他与队长对望一眼,又同时望向窗外。


吴世勋瞥了一眼右面若有所思的张艺兴,正出着神,身旁的金钟仁用沙哑而颤抖的嗓音小声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空乘的脸了?”


吴世勋看见张艺兴的背脊明显一紧,自己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发现自己想不起来所有机场工作人员的脸,就像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


正午的太阳明亮而晃眼,柏油路散发着类似烧焦的气味,漆黑的面包车载着这个世界的不速之客,穿行在猛烈的阳光里。


 

汽车在小区停稳,众人把行李从后备箱拎下,按亮电梯按钮。张艺兴望着荧光的数字从9慢慢减少到1。“叮”的一声,电梯门开。


众人鱼贯来到9层,却发现宿舍的大门没有上锁。


“是经纪人哥来了吧?”边伯贤说着,便喊着经纪人的名字走进了屋里。


“有可能,刚才的电梯应该也是哥停在9层的。”朴灿烈边说着,边帮门外另一趟电梯上来的小伙伴们往里推着行李。


张艺兴就在第二趟电梯中,当电梯门发出到达的响声时,他的心脏也瞬间揪紧。


不止是张艺兴,这层楼所有的人都被吓得颤抖起来,因为伴随着“叮”声而来的,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朋友边伯贤的一声尖叫。


与往常玩笑性质的叫喊不同的是,这声尖叫凄厉而痛苦,仿佛呕出了人的灵魂。






随便写写,下次更新看反响吧....

比起CP更重全员的一篇文....

致敬辛辛息息....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