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九天(全员现背/悬疑/丧尸/逃亡)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真人!

大虐预警!玻璃心慎入!BE!


不等所有人反应,边伯贤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只状似人形、弓背曲腰的怪物,全身上下没有一寸正常的人类皮肤,只剩镂空的条条架架不知是骨头还是烧焦的皮囊,镂空里可以瞧见腐烂的绿色肉块,腐烂上的点点水泡还在不断地往外溢着黄绿色的脓汁。


此时已走到客厅的金珉锡见状吓得大叫了一声,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拉着身旁离自己最近的金钟大逃到了大门口,边向回望着,才发现边伯贤已被怪物逼近墙壁。


从边伯贤发现怪物,到他逃出房间不过五秒的工夫,他已被逼得连连败退,只能不停地抄起身边能拿起的所有东西向怪物砸去。那怪物反应倒也迟钝,每每被砸后都要停顿一下,再继续往前走。


目睹了全程的朴灿烈眼珠子都快瞪掉了,打小以来养成的素质与涵养阻止了他即将骂出口的脏话,他愣了片刻,终是迸出了句:“我靠!”


“救……救命啊!灿烈!”边伯贤边后退,边迅速判断着屋内的状况。


这间屋子的厨房靠近大门,装修时出于设计考虑,柜台倚着的墙壁是凿空的。朴灿烈自己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伸手够到厨房的一把菜刀,三两步冲到那怪物的背后,用力捅了进去,绿液飞溅。那怪物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捅得直直地跪在地上,发出了“噩噩”的声音,既像人的反胃,又像下水管道的弄弄作响。


这时好容易反应过来的金珉锡也抄了把刀跑上前来,一把扎进了怪物的背部,怪物面朝前倒在了地方。金钟大搬起了餐桌边的实木座椅,用力一砸,把怪物卡了进去。


门外的人也陆陆续续地涌入,对眼前的一切皆是目瞪口呆。金钟大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又跑回厨房搬来一叠瓷碗,通通砸在了怪物的脑袋上。一片清脆的碎裂声中,怪物终于一动不动地趴在了地上。


“这他妈的什么鬼东西啊?”不知是谁喊出的问句,在屋内冰凉的气氛中渐渐冻结,刺啦刺啦地刺激着所有人的感官。


“伯贤,你没事吧?”张艺兴问道。


“我没事。”边伯贤不知何时已瘫软在了沙发上,此刻终于坐起身来,向大家解释道,“我刚进房间它就站在窗边,刷地一下向我扑过来,我吓了一跳转身就跑,还是灿烈把它捅倒了,哎呦……”边说着,边不停地顺着胸口,仿佛才缓过气来。


“这个该不会是……丧尸吧?就是电影里那种。”吴世勋指着地上说道。


“不知道,但确实有点像。”都暻秀一旁默默地说道。


“哎,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我们先把它运到楼下去,总不能和尸体共处一室了。灿烈,你找根绳子来我们把它拖下去,钟大和珉锡,你们把各个房间里的门窗都关好,确认一下还有没有这种东西,其他人,把屋子里所有能防身的东西都找出来以备不时之需,”金俊勉给队员们分配好任务,见大家仍是愣在原地,无奈地拍拍手,“好了好了,快动起来!”


待到一切任务完成,静下来的众人终是失魂落魄地在客厅里坐定。墙壁上悬挂的宽屏电视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而机械的声音:"The system is being configured. Machine start. Language  setting:Korean. Three——Two——One——Game's on."循声抬起头,只见漆黑的电视机屏幕上缓慢地浮现出一行行深红的文字,跟随机械冰凉的声音缓慢地滚动着:


“欢迎来到‘九天’项目,恭喜你们成为该项目2019年第25、总第81批体验者,我是机器人N。刚才只是个小小的见面礼,接下来我将向你们介绍具体的项目规则。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你们每人体内的心脏及胸腔已被安装可控引爆的芯片,一旦出现反抗规则的行为,芯片将被引爆,死亡率为100%。


接下来的九天里,你们将在遍布丧尸及各类感染生物的首尔城度过,若你们成功撑过九天,便可搭乘第九天凌晨的飞机离开首尔,亦成为‘九天’项目第一批挑战成功者。


此外还需要引起重视的是,机场仅在第九天晚二十四点开放,逾期不候。第九天之前试图进入机场,或试图逃离首尔的人,由GPS定位自动判定引爆芯片。介于今天为首日,玩家对游戏尚需适应时间,系统允许各位在屋内停留至明早八点,八点后该栋建筑将被引爆。此外,九天里所有人停留于室内的时间每天仅限十二小时,逾期则芯片引爆。


但各位亦无需过分担心,‘九天’里的死亡被设定为可逆。若九天内全员覆没,九位挑战者将自动复活,重新开始挑战,之前九天内的所有记忆将清零;反之,若有一人成功撑过九天,挑战成功的同时,之前的死亡也将不可逆转。


在这九天内,你们有三天可以向我提问,分别为第1、4、7天,每日仅限三个问题,其余时间我将处于休眠状态。系统将我设定成辅助挑战者模式,对于提问我将知无不言,尽力助大家挑战成功。同时为了加深挑战者对于规则的理解,我为你们列出了‘九天’里所有四种选择:


1.九人活着撑过九天,平安登上飞机离开首尔,挑战成功,游戏结束。

2.九人在第九天结束前全部死亡,复活程序启动,挑战失败,游戏重新开始。

3.九人中出现伤亡,剩下的成员在第九天结束前选择“拯救”并自我了断,复活程序启动,挑战失败,游戏重新开始。

4.九人中出现伤亡,剩下的成员在第九天结束前选择“不拯救”并赶到机场,登上飞机离开首尔,之前死亡的成员再无复活机会,挑战成功,游戏结束。”


声音戛然而止,房间里一片静寂。屏幕上的文字停留在最后的四条游戏可能性,鲜红而清亮的微光隐隐现现,仿佛正嘲笑着呆若木鸡的挑战者们。


“开什么玩笑,”金钟仁把外套摔在地上,对着电视吼道,“你谁啊?谁指使你的?凭什么我们就一定要挑战这个鬼规则?”


“我是N,即人类语言中的‘机器人’。‘九天’的创始人发明了我。在我的系统内,所有挑战者进入游戏的原因都已被锁定,需要管理员权限才能开启。三个问题已用完,提问终止,下一次提问:三天后。”


金钟仁愣了半晌,骂了句什么就挥拳向电视砸去,金俊勉急忙上前拉住了他,安抚似的捏着他的肩膀:“没必要和一个机器生气——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样离开这个困境。”


“可是它不是说一定要撑过九天才能上飞机吗?”吴世勋在沙发上抬起头,眼神迷茫地说道。


“谁知道它说的真的假的?”金钟仁啐了一口,恶狠狠地瞪着墙壁上一动不动的电视,心里恨不得把它砸个稀烂,然后带着兄弟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是这样的,”尽管也是一头雾水,金俊勉已大概理清了所谓的规则,出于安全考虑,他必须阻止弟弟们的鲁莽,“宁可信其有,我们谁都不知道芯片是否存在,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我希望你们不要拿自己的命去赌博,明白吗?”


众人沉默半晌,朴灿烈开口道:“所以我们就遵守这个规则,活过九天?”


“没有那么容易的,活过九天,”从思考中停下的都暻秀在房间一角冷冷地说道,“明早八点前得离开这里,要重新找住处,每天还只能在室内待十二小时,摆明了逼我们上街吸引丧尸。”


“这……好玄幻啊。”金珉锡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众人竟一时无话。


“所以我们谁平时看了很多丧尸片,这几天就要靠他了。”边伯贤试图活跃起气氛来,事实证明效果还不错。


“暻秀啊,他天天看什么丧尸僵尸片。”金钟大笑着拍了拍都暻秀的背,后者立刻驳回道:“我哪有天天看,总共就看了几部好不好?”


在逆境中亦不忘欣赏幽默,这大概是人类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众人皆是笑了起来,亦慢慢接受了目前的现实,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刚才钟仁你一下浪费了三个问题,也是不容易。”张艺兴笑着说道。


“也不能说是浪费,有些信息对我们来说还是挺有用的。”金俊勉看见被堵得一脸憋屈的金钟仁,不禁笑道。


“就是!还是队长好。”金钟仁见有人为自己说话,连忙附和道。


客厅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一片吵嚷中,边伯贤默默地离开众人,慢慢走近阳台,隔着纱门眺望眼前暮色四合的首尔城,空荡的街道两旁昏黄的光源,远方高楼自动亮起的霓虹灯,说也寂静,说也祥和。


这样矛盾的美同样吸引了朴灿烈的视线,他站定在边伯贤身边。两个素日里只要凑在一起一刻也停不下来的人,面对着天边残留的落日竟也安静地伫立了良久。


“明天会怎样呢?”朴灿烈喃喃道。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边伯贤语气轻松,却是不动声色地将衣袖往下扯了扯,转身回了房间。垂下的胳膊上溢出的血渍湛湿了衣袖,似有若无地泛着悠然的绿,像一朵怒放的花。


“一切都会好的……吗?”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