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贱虫] I see you





(一)



不要惊醒我的爱人,等他自己醒来。
——《圣经》



夏夜短,小区里住户的灯光一盏盏地闭上了眼睛,只剩下几片不肯入睡的玻璃窗,亮闪闪地倒映出建筑模糊的轮廓。


男孩戴着黑框眼镜,面前的工作桌上摆满了奇形怪状的杯管,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根试管,把无色的液体倒进烧杯中,“呲”地一声溅出数根细长的网状物粘附在杯边。


“我成功了!yes!”男孩从椅子上跳起来,激动地在房间中蹦来蹦去。


“彼得,早点睡觉!”梅婶催促的声音传来,那位叫彼得的男孩连忙捂住了嘴,不再发出一点声音,弯弯的眼角却暴露了他压抑不住的喜悦。


韦德第一次看见彼得,就是这个时候。


雇佣兵的生活不分日夜,所以当韦德回到自己脏乱的小公寓发现零点刚过的时候,他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用手撑着自己只剩半截的身体挪到了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上的一片蜘蛛网,陷入了放空的状态,虽说是放空,也只是身体不再移动,脑袋里混乱的意识可从没想过放过他,他们叫嚣着、争吵着,仿佛要从他的大脑里挣脱出来一样的打斗着。


那个瞬间是突然出现的。


陌生的声音却不难听出激动的情绪,然后声音微弱下去,却听见了极速的心跳声。


韦德找回了自己的意识,定定地看向前方,他看见了一个男孩,男孩的眼睛里闪烁着他从没见过的东西,男孩轻轻扣住的拳头,棕褐色的发丝,甚至微微抖动的袖口都洋溢着同样一种情绪,那是,喜悦?


韦德看得有点呆了,他不知道自己是被对方极度的喜悦感染了,还是仅仅觉得对方开心的那个傻样很好笑,他脸部的肌肉除了用来嘴炮和冷笑以外,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地摆出过人类经常使用的那个表情了。


大腿的骨骼还没有接稳,扯破的衣服线头依旧浸在缓缓流淌的血水里,沙发上的男人却生疏地勾起了嘴角。


大脑里喧闹的声音被一种异样的情绪取代,经年累月的屠杀却让他分不清这到底是单纯的生理刺激,还是什么叫感情的东西。


黑暗再度占据了房间,顺带着携走了无谓的声响,只剩下肌肉重组的声响和沙发上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彼得按下台灯,眼前一闪而过了一个景象,他迟疑了几秒,还是钻进了被窝。梦里他看见了一个男人,却怎么也看不清对方的脸,于是他便一直追、一直追……



(二)



我所见日光下的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圣经》



回到学校,虽然内德又拉着自己问了一大堆傻瓜问题,还是成功回答了物理老师的问题,而且利用课间又做了很多蛛丝——还不赖的一天。


彼得满意地想着,为了节省拯救世界的时间,直接偷偷地从学校的栏杆翻了出去。


“五号三明治,再加点压好的泡菜,谢谢。”


点三明治的间隙彼得发现那只平日里总是像大爷一般躺着的猫此刻居然站在了柜台桌上,眼神一动不动盯着货柜架,顺着它的视线转过身,只是一个戴着黑色兜帽的男人。


“皇后区最棒的三明治好了。”大胡子老板在身后说道,彼得接过三明治推开便利店的大门,忍不住再转头看了一眼,之前那个兜帽男居然不见了,而默夫也回到了之前“老子最拽”的瘫倒状态。


也许只是他刚好蹲下了我没看见而已,彼得并没有把这件奇怪的小事放在心上,他正四下找着没有人的巷子以便于他换上超级英雄蜘蛛侠的制服。


韦德不怎么爱逛便利店。


原因很简单,你只要看看他就会明白——一张足以把小孩子吓哭的脸。


于是他选择了一位失明的太太作为自己的房东,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他此时此刻出现在了当地的便利店里。


店员新换成了一个看起来像未成年的女孩,韦德原本一肚子的气仿佛被针一扎,“嗖”地跑光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女孩要给房东太太的购物篮里塞那么多顾客根本不需要的东西,可能是为了完成营业任务吧,same old story.


不杀女人和小孩,是他雇佣兵唯一的原则。韦德默默走到了便利店的最深处,拿起了一包洗衣粉和两块肥皂,正准备排队结账,却被柜台前响起的独特的说话声吸引了注意力。


韦德抬头看去,竟然真的是昨天晚上看见的男孩,他换了一身橙黄色的校服,上面写着“中城科学高中”的字样。


像是感觉到了自己注视他的目光,男孩突然转过头来,韦德连忙扯了扯自己的帽子,做出一副在选择商品的模样。


没过多久,门上的风铃一响,韦德再抬眼看柜台,早已没有了男孩的踪影,便利店也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三)



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
——《撒母耳记上16:7》



夕阳女神垂着玫瑰红的手指,一轮明晃晃的圆月半掩着面,静静地悬在地球上的人们抬起头就能看见的地方。


彼得把面罩掀到鼻子上方,边啃着早已半凉的三明治边给哈皮发短信,报告今天的成果。夏夜带着湿意的暖风拂过少年的耳尖,惹得小片的皮肤微微泛起粉色。彼得闭上眼睛,将整个身体沐浴在傍晚的夕阳里。


在纽约市的皇后区,如果你有幸仰头望,你会发现天边不只有一轮月亮。


远处的街巷里传来人的尖叫和打斗的声音,彼得拉下面罩,迅速地荡了出去。


又是拦路抢劫,我这个月已经制服了不下十个这种类型的罪犯,而今天才6号而已。犯罪分子们都这么没有新意吗?实在太让你们的友好邻居蜘蛛侠失望了。


彼得射出蛛网蒙住了一个罪犯的脸,转身一脚踢掉了另一个人手里的长柄刀,同时将他两只手黏在了墙上。刚捡起地上的手提包想还给那位被劫的女士时,突然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抬起来悬浮在了空中。


“这是……什么……东西?”彼得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连说一句话都十分困难。


他意识到自己的蜘蛛感应正疯狂地尖叫并且愈来愈大声,却无法做出反击,只听到背后突然穿来沉闷的一声,紧接着那位女士更大声地叫了出来。


彼得趁着罪犯慌神的瞬间借力挣脱了出来,用蛛网把那个武器封在了墙上。转头看见的一幕却让他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黑色的外套,兜帽下还戴了一顶深红色的鸭舌帽,脸部像是被严重的烧伤过,密布着许多狰狞的疤痕。但这都不是让彼得吓到的原因,而是那个男人的背部正死死地插着一把本该刺中自己的匕首。


“你……”彼得感觉自己的大脑完全无法思考,只剩面前陌生的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


“喂,别告诉我你就这点能耐啊,spidey. ”面前的男人朝彼得勾起了嘴角,说着类似挑衅的话语,仿佛刚刚被一把匕首从后背刺过腹部的人不是他,而是别的什么人。


彼得皱着眉头,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点点地从自己眼前消失,而那把匕首也“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罪犯们喊着“见鬼了”,一个接一个疯狂地逃离了现场,彼得望着他们落荒而逃的背影,却也没有追上去的心思。他扶起跌倒在地上的女士,帮她捡起属于她的东西。


“他是你的好朋友吗,也是超级英雄?”女士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


“也许吧。”彼得说道,攥紧了手中刚刚拾起的纽扣,借着蛛网荡出了小巷。


也许真的会成为,好朋友。


不过我得先找到他才行。



tbc.





作者的废话:
两个人能看见对方的设定其实挺常见的,不过这里是选自《星战8》蕾伊和凯洛·伦的设定~
上一篇文章卡住了,不过向大家保证一定会完结!!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