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孙唐】幻2(完结+解析)


——上古众神,南斗主生,北斗主死,为何唯独没有梦神?


海天佛国,普陀山。

上回说道,齐天大圣捅碎了自己的梦境归来后,却不见师父有半分苏醒的迹象,便急得在山洞内踱来踱去,最终连一个时辰也没等过,匆匆乘了筋斗云去向观世音求助。

“菩萨,可有什么办法救我师父?”

观世音持着玉瓶岿然不动,对这不知礼节的泼猴造访并不意外,却仍是凝眉沉思良久,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攸关生死的大事。

“你师父是受困于自己的心魔,凡人的心魔往往强于其他生命的心魔,他们越是渺小,渴望便越是强大。心魔一旦掌控梦境,我等现实世界的神仙皆是无能为力。”

齐天大圣怒上心头,抽出金箍直指观世音:“那如来老儿不是天底下一切闲事都爱瞎管吗,难道连区区一个凡人的梦境都无可奈何?”

观世音对孙悟空的脾性早已习以为常,缓缓续道:“办法是有,不过风险亦有。”

“只要能救师父,俺老孙愿以命抵命!”

“你已对生死超然,自是好事,只不过若是失败,你们师徒皆会葬于不生不死的梦境里,”观世音停顿片刻,终于还是说出了那个方法,“黄梁村的郊外有一野兽,名唤貘,以吃食人类梦境为生,你将唐三藏带到此处,在食梦貘吞食的过程中进入梦境将他唤醒,只是切记要快,否则后果只会比想象更加糟糕。”

孙悟空心中谨记,既然只有此法,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师父,当下谢过观世音,匆忙奔师父而去。

观世音看着齐天大圣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唐僧师徒此番困境并未记录于他们本该经受的九九八十一难内,劫难的危险也是前所未有,不知究竟是何处出了差错呢?

————————

长安,弘福寺。

(贞观十九年,陈玄奘自西域而归,所携梵䇲佛典共526䇲、657部,均置于弘福寺内。三月,开办译场,先后译出《菩萨藏经》、《佛地经》、《六门陀罗尼经》、《显扬圣教论》等书,并撰《大唐西域记》,盛极一时。)

孙悟空见到唐僧时,他正忙着和弟子们搬运经书,絮絮叨叨地叮嘱着要再三小心,刺眼的阳光下,额头不时渗出豆大的汗珠,却也无暇擦拂。

唐僧偶然间回头,看见了自己曾经的大徒弟,如今的南无斗战胜佛,心中难免疑惑,却还是恭敬地向其施礼,吩咐弟子们几句,亲自上前接见了他。

齐天大圣见师父朝自己施礼时愣了片刻,心下庆幸入梦之前将其前因略略浏览了大概,否则真是不知如何应对了。

“师父,”他走上前去,“你且听我说,你现在正在做梦,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你必须快点醒来,否则食梦貘会将你我一同吞吃了去,到时任我也无力回天了。”

唐僧莫名其妙地看着斗战胜佛,半晌道:“悟空,你已皈依佛门,行事怎还如此莽撞?既已成佛,便该为天下芸芸众生着想,断不能为了一己之乐而胡言乱语。”

孙悟空在嘴皮上从来都说不过他师父,无奈之下只得抽出金箍,一个纵身往天空捅去。“你且看着,我这就将它捅碎,带你出去!”

孙悟空没飞多久,只觉得撞到了什么,竟是连金箍棒也穿不透的东西。顿时金光四射,穹顶显现,诵经声嗡嗡响起。齐天大圣强睁开眼,发现天空竟被一道道笼罩着金光的经文所封印,再细看,印上所写竟是当年唐僧收服自己所念的大日如来真经。

————————

如何说服一个人,他自以为所处的真实竟是梦境?

孙悟空被彻底地难住了,一来,他破不了唐僧被金文所封的梦境,二来,他又说服不了师父去相信自己。好在梦境与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同,他已在梦里待了三日,却未见梦里的世界有丝毫颠覆。

只是再不快点,就真的来不及了。

这日,他又死皮赖脸地求见三藏法师,弘福寺的僧人见拦他不住,无奈只好放行。孙悟空推开藏书库的大门,一个闪身移到唐僧面前,换上了一副吊儿郎当的笑容:“师父,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这便是孙悟空连日来昼夜不停苦思冥想出的,唯一可能将唐僧唤醒的方法。他要让唐僧意识到,现实世界里求而不得的东西,在梦中却是应有尽有。

“传经布道是出家人的使命,也是我正在做的事。”

齐天大圣闻言笑容愈发神秘:“师父并未说完,”接着冲门外喊了句,“进来吧。”

唐僧抬眼看去,却是愣在原地。

来人仍是当初那般乌黑的卷发,脸上还有未擦干净的灰尘,咧着大大的嘴角,笑道:“你又被我抓到了。”

————————

“大师兄这招绝呀!”悟能大口吞着化缘来的斋饭,一边看着梦里的情况。

食梦貘食人梦,首先将梦逼出人体,再从薄弱处撕开一道大口,慢慢地吞食殆尽。孙悟空便是从那开口进入师父的梦境,而悟能和悟净则在外面观察着动态。

“一旦那貘兽即将食毕而我和师父却还未出来,你们便赶紧杀了它,切莫让它把师父吞进肚子里,届时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师父送出来的。”

这是大师兄对两位师弟的嘱托,而当悟净说道你定要与师父一同出来时,孙悟空只笑了笑,看似敷衍地说了句“相信我”,也不知是不是在说给自己听。

“大师兄怎么变出段小姐来的?”悟净懵懵地问道。

“依我看,”悟能放下碗筷作智者状,“段小姐不是大师兄变出来的……很可能是在师父的梦里本就有段小姐这个人的存在。”

“什么意思?”

“就是说,师父一直把段小姐埋在自己内心深处,就连在做梦时也无意识地创造出了段小姐,至于大师兄,只是在师父的梦里找到了她而已。”

————————

弘福寺藏书库里,唐僧看着面前的人,思绪纷乱缠绕不止,尚未开口,泪已先流。

世人皆知三藏法师西天取经宏伟事迹,却不晓凡人陈玄奘的俗世情思。自打成为唐僧以来,他已经很久不曾流泪,却也很久不曾动情了。

“……对不起。”唐僧开口,堪堪三字,却仿佛囊括了所有的心酸、悔恨和了悟。

孙悟空看了两人一眼,默默地离开了弘福寺。站在寺外仰望天边,只见隐隐的佛光从天际慢慢涌来,如潮汐不止,似江流不息。

就快了,孙悟空如释重负地想到,却又失笑,师父对段小姐说的话怎么如自己同他说的一般用词。忆起当初的梦境,齐天大圣觉得自己还是很帅气的,梦中的师父就像自己的心,很多事情唯有正视自己的心才能得到解决。

如此说来,那段小姐便是师父的心罢。

铛——

孙悟空感到心脏瞬间揪紧,他猛地转身朝寺里跑去,边跑眼泪边抑制不住地往下淌。

寺里,段小姐倒在血泊中,静静闭着双眼,却是安逸的表情。

喘着粗气,孙悟空抬头同唐僧对上视线,泪流满面的两人对立良久,竟相视而笑。

金光笼罩佛寺,颂声起,大梦醒。

————————

孙悟空是在五行山找到段小姐的。那时她穿着翩翩白裙独立于山岭,朝孙悟空淡淡地笑了笑,似乎一直在等着他的到来。

孙悟空把来意说予她,她几乎不作任何思索便同意道:“好,我随你去。”

路上,孙悟空问:“你为何如此相信我,毕竟我曾经杀了你。”

段小姐手指卷着头发,望向孙悟空的目光纯粹而美丽,直到后来孙悟空再次忆起,秀气的面容下,却是那和尚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由来地信任你。好像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

The End







解析:

壹 有关背景

全文基本建立在星爷降魔篇和伏妖篇的世界观上,加入了唐僧取得真经后拒绝成佛,而是回国翻译经书的设定,算是致敬这位伟大的历史人物。

也许是受真正的陈玄奘的影响,在我的心中,唐僧最大的愿望确实无关情爱,就是看似简单实则冗杂的译经讲道、普渡世人。

贰 有关幻象及隐喻

本文《幻》顾名思义是讲众生之梦,由渴望而造出的幻象。孙悟空的梦境中坚不可摧的是他对师父复杂的感情,而唐僧的梦境里封印世界的则是一条条经文。

孙悟空在梦里杀了唐僧,其实是破了自己的心魔,格去了所谓的“小爱”。唐僧既是他心中所想,他对唐僧所言之语,便是立给自己的誓。扼杀了欲望,便堪破了小爱,而将师父的愿望视作自己的愿望,说明他已领悟取经的涵义,自愿跟随师父完成这普渡的大爱。

在我看来,孙悟空伴唐僧西行,开始也许是因了心中的愧疚;可到后来,则确实被唐僧感化,矢志向佛,了悟天道。

孙悟空的幻象是复杂的,他渴望回归家乡,却又受不了日日闲居的安逸,因此他不断地索求,渴望的愈来愈多。他说西天取经是唐僧的毕生愿望,而自己愿意陪他上路,其实只是一个满足自身欲望的借口罢了。

这其实也是唐僧作为三藏法师西行,一路中言行举止对他的弟子们无形的影响。

这种影响不容小觑,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一股无形的领导力(大概符合星爷所想表达的那种现代管理人才的技能)。这种能力吸引着三位徒弟心甘情愿地跟随于他。

由此在文中也可看到,悟能牢记着教诲不胡乱施法生火,悟空杀孩儿模样的小妖时竟有瞬间犹豫,都暗示着唐僧对其弟子无所不在的影响,而这影响往往含着大爱、仁慈、慎独与自我约束,都是极其美好的品格。

对于孙悟空受此影响后更加具体的人格,我在搜资料的时候看见知乎上的回答,觉得很合我想表达的意思:知乎问题【《西游记》中唐僧、孙悟空都成佛了,为什么猪八戒成了净坛使者,沙和尚成了金身罗汉?】,“爱米菊”的回答,大意是说孙悟空比起两个师弟,真正具有成佛的品格和慈悲心(要不说是齐天大圣呢,给猴子笔芯)。

叁 有关感情

唐僧对孙悟空的感情,我认为是有喜欢的,只是除了喜欢还有依赖和信任,这些感情全都缺一不可。他虽然没有把这份喜欢单独抽出来细想,但在他的潜意识里是很喜欢这个徒弟的。其实我觉得这便很美好了,每每想到十万八千里西行路,他们共同度过的九九八十一劫难——有什么爱情能比得过这种出生入死的陪伴呢?(官方逼死同人)

星爷曾说唐僧一生忘不了段小姐,他觉得这种忘不了其实还挺浪漫的。我也这么认为。星爷对西游的改编,并没有毁了它的金贵或者高大上,反而把里面的人物丰富得更现世而有人情味儿,所谓“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诚然。

肆 关于其他

数数写《幻》的时间,两天加起来居然用了十二个小时,回想起来也不觉得多累,反倒是写到激动处那种痛快的感觉让我记忆犹新。

算是模糊地写出了自己心中的孙唐罢。

碎碎念了这么多,再次感谢看到此处的你们(鞠躬)!每次想偷个懒的时候想到还有人在等我的后续就浑身充满动力!

再次鞠躬!


评论(11)

热度(62)